今夜的亞提城,無月。

 

 

    「解決。」整張臉被黑布蓋住,只露出一雙漆黑眼眸的男子,用著毫無起伏的音調說著,甩掉匕首上的血跡。

 

    「這是最後一個了吧?」勾起充滿玩味的笑容,倚靠在牆壁上的黑衣男子,舔去短刀上的鮮血。

 

    「嗯。」蒙面男子輕微的點了一下頭,將匕首收進懷中,那冰冷的聲音毫無溫度,就算只是一個單音,也讓人窒息。

 

    「任務完成,走吧。」黑衣男子離開濺滿鮮血的牆壁,朝著一旁的窗戶緩慢走去,碎玻璃像冰晶一般撒了滿地。

 

 

 

    用力一蹬,躍出窗外,兩人的身影穿梭於黑夜之間,星光被烏雲掩蓋,沒有任何光線的夜晚。

 

    雨絲飄落,浸濕了城市,為城內所有事物蒙上一層水霧,看不清、摸不透。

 

 

    今夜的亞堤城,有雨。

 

 

       

 

 

    冷冽的溫度蔓延在房裡,床上的青年痛苦的掙扎著,原本好看的眉頭皺成了川字形,雙眼用力的緊閉著,破碎的呻吟聲不時從微開的口中傳出。

 

    「住手!」猛烈睜開熾紅的眼眸,青年迅速的翻起身來用力的低吼著,浸濕的銀色髮絲夾雜著豔紅,黏在過分白皙的臉頰上,一滴汗珠順著臉龐流下。

 

    右手按在激烈跳動的胸口上,左手緊抓著被褥,大力的吸氣,寒冷的空氣瞬間灌進喉嚨裡,刺痛的感覺傳遍了全身,使他激動的倒抽一口氣,冷風又灌進了體內,惡性循環著。

 

    用力的咳了幾聲,青年強迫自己停止大口吸氣,讓冒著冷汗的身體適應房內的低溫,小聲的喘息著。

 

    舉起手來抹去臉上的汗珠,閉上熾紅的雙眼,緊咬著下唇,身體輕微的顫抖著。

 

    呼了一口氣,銀髮青年搖搖晃晃的下了床,走向房內唯一的落地窗,右手輕貼在強化玻璃上,向外頭看了出去。

 

    從頗厚的雲層隙縫處,可以看到微微的銀白色月光柔柔灑落,在城市的各個角落披上了一層柔和的光芒。

 

    那夜的辱罵聲、尖叫聲、咆哮聲、打鬥聲彷彿還迴盪在這個房內,真實卻又虛幻。

 

    青年忽然舉起雙手,用力的按在耳邊,試著阻止聲音的入侵,卻一點用都沒有。

 

    被冷汗浸濕的背部靠著落地窗,青年跌坐在地上,無力的掙扎著,張大嘴卻一個音也沒有發出來。

 

    毫無生氣的紅眸,佈滿了哀傷、寂寞、痛苦、無助,與仇恨。

 

 

    當年十四歲的他,回到家中時,迎接他的只有一片死寂。

 

    滿地的屍體,都是他最熟悉的人,滿屋的血腥味,瀰漫在鼻尖,揮之不去。

 

    只是呆呆的看著,瞪大雙眼的看著,直到視線被一雙白嫩的小手摀住。

 

    「亞葛格,我跟玥姊姊還有然葛格來找你了,玥姊姊說漾漾不能看,所以把漾漾的眼睛摀住了,然葛格說亞葛格也不該看,所以漾漾來幫你。」稚嫩的聲音柔柔的飄盪在這充滿血味的屋子,顯得格外明亮。

 

    銀髮少年輕輕的閉上眼睛,握住在他眼前那雙白嫩的小手。

 

    稚嫩的聲音再度響起,男孩的聲音深深傳進少年的耳中,「吶,亞葛格要不要來跟漾漾一起住?」

 

    少年的肩膀開始微弱的顫抖,名為淚的水滴緩緩落下,沾溼了男孩的雙手。

 

    或許所有的一切都是從這夜開始的,或許事情不一定是好的,或許很多事情大不如前,但某些一開始就註訂好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

 

    「請讓我待在褚的身邊!」銀髮少年這麽說著。

 

    「你是想利用我們來尋找滅掉你家族的兇手吧。」黑髮女子一眼看穿少年的想法,直接了當的說出他的動機。

 

    「有一半的確是因為這個原因,但是……」少年抿著嘴,移開了視線。

 

    若有所思的看著少年一會,女子露出了然的表情,向少年說道:「漾漾他正好缺了一個執事,一句話,要不要?」

 

    「要!」少年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了,露出欣喜的表情,卻不忘了保持禮儀,抱著感謝之意看著眼前這名冷冽的女子。

 

    「好好幹啊,可別偷懶喔。」語畢,女子轉身離去。

 

 

    過了三年,少年持續不間斷的尋找滅族兇手,卻甚麼線索都沒有發現,最近作惡夢的次數開始日夜增加,闔眼的次數一天比一天還要少,睡了只會作惡夢,眼窩下的黑眼圈日漸加深,濃黑的黑眼圈在蒼白的臉上顯得更加恐怖。

 

    白日工作時,總會上一層淡妝,掩蓋駭人的黑眼圈,戴上黑色的假髮與黑色隱形眼鏡隱藏面貌,時時刻刻跟在男孩的身邊,兩人的房間也在隔壁而已。

 

    當年天真無邪的黑髮男孩,經過了三年的時間,也長成了面相清秀的少年。

 

    少年知道他的執事有事瞞著他,但少年從未問過,因為當年在夜裡所發生的事,他還記得,也知道執事想報仇,他想幫忙,默默的幫忙。

 

    或許在黑髮少年眼中,銀髮少年早已變成他生命中不可獲缺的存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