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門被人從外面輕輕的推開,發出輕微的聲響,一個頂著一頭烏黑短髮的腦袋探了進來,房裡偏冷的低溫使他縮了縮身子。


   
躡手躡腳的溜進了房間,褚冥漾探頭探腦的四處尋找冰炎的身影,卻甚麼人影都沒看到。

    最後忍著發冷的身體,停在空無一人的床前,褚冥漾疑惑的歪了歪腦袋。

 

    這張頗大的雙人床,看起來有點淩亂,被子像被踢開似的垂掉在床尾的邊緣上,彷彿下一秒就會掉下來一般,床單似乎也被某人用力拉扯一樣,皺巴巴的。

    跟房內其他地方相比,這張床看起來一點也不整齊。

    褚冥漾伸手摸了摸床單,還能感覺到一點餘溫,表示方才應該還有人躺在這張床上,人沒有走遠才對。

    突然感覺到有一陣冷風掃過整間房間,並且聽到冷風吹打窗簾的聲音。

    褚冥漾朝著聲音來源一步一步的走進,雙手交叉在胸前,彎著腰,不停的摩擦雙臂,試著製造一些溫暖。

    當他轉過一個轉角時,發現在敞開的窗前,風的吹拂下,飄盪在空中的, 是月下灑上月牙色光輝的銀色長髮,像精靈一般的,發散淡淡的微光。

    若隱若現的紅色髮絲,不時映照出火色的光澤,在被夜晚佔據的城市裡,是耀眼而不被容許忽視的存在。

    褚冥漾被眼前的景象徹徹底底的迷住了,冰炎的確長的很美,雖然用美來形容男生很怪,但這個形容詞完完全全符合冰炎的外表,不會有違和感的中性美,冰炎可以說是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存在。

 

    平常,冰炎絕對不會在褚冥漾面前露出脆弱的模樣,然而今夜,屈膝抱著雙腿,坐在廠開的窗前,額頭抵在膝蓋上,肩膀不時的抽動,就這樣任由冷風的拍打,冰炎脆弱的一面,在褚冥漾面前毫無保留的展現出來。

 

    褚冥漾一直站在那裡看著冰炎很久很久,一直到他的雙腿發痠、身體凍僵後,才發現已經接近破曉時分了,打在冰炎身上的月光,也已經消失了,窗外的夜空,只剩繁星璀璨,靜靜的點綴著無月的夜空。

 

    他開始一步一步朝著冰炎前進,等到他發覺時,人已經站在冰炎面前了,低著頭俯視冰炎,心裡不斷湧出一股哀傷的感覺,苦悶而難受,眼眶開始覺得有股熱意正不斷的向外擴散。

 

 

    甚麼忙都幫不上,甚麼事都做不了,明明已經決定要在一旁幫助你,現在發現你不曾在我面前透露的一面,卻甚麼都沒辦法做,腦袋亂轟轟的,一點想法也沒有。

 

 

    認清自己的無能,看著冰炎的脆弱,褚冥漾也無法堅強起來,跪在冰炎面前,伸手將他環抱住,他的身體很冰冷,一點也沒有身為活人的溫度,這是現在唯一能做的,唯一有辦法做到的。

 

    見冰炎沒有推開自己,也沒有甚麼發怒的感覺,褚冥漾便一直環抱著冰炎,將臉埋在他的頸間,試著將自己的體溫分給他。

 

    這時,冰炎動了,將褚冥漾緊緊抱在懷中,不給他任何逃跑的機會,像是用盡全身的力氣一般,身體在顫抖。

 

    褚冥漾被冰炎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只覺得頓時呼吸有些困難,腰被勒的緊緊的,不舒服的動了一下身子,冰炎反而更用力的抱著自己,害的褚冥漾不敢再亂動,卻發現對方在發抖。

 

    褚冥漾下意識的撫摸他的背,想試著安撫他,冰炎的身體很明顯的僵了一秒,褚冥漾才意識到自己幹了甚麼事,撫摸背的右手頓時停格,想縮回手也不是,繼續安撫也不是,褚冥漾面臨緊張又刺激的二選一。

 

    「褚……」冰炎微弱的聲音傳入褚冥漾的耳裡,他的聲音就好像稍微一個不注意就會消失在空氣中一般,虛弱又小聲。

 

    「我在。」面對冰炎的呼喚,褚冥漾在他耳邊小小聲的說,畢竟自己現在是卡在冰炎的懷中,處於完全不能動的狀態。

 

    「……」冰炎抿著嘴,沒有應聲,褚冥漾自然不知道此事。

 

    「冰炎?」過了良久,對方都沒有回應,褚冥漾疑惑的喚了他一聲。

 

    「叫我亞。」冰炎立刻修正褚冥漾對他的稱呼,只要是在外人面前,褚冥漾一律稱冰炎為冰炎,但在兩人獨處時,冰炎要求褚冥漾要叫他的真名。

 

    「……亞,這些日子雖然發生了不少事,但也不算多,我不怎會安慰人……不過我希望你可以快點振作起來,變回我的萬能執事。」褚冥漾最後是笑著說完,想到至今為止所發生的事情,與冰炎共有的快樂回憶,是他所珍惜的。

 

    「……我只能是你的執事嗎?」冰炎呢喃的說著,自己的心情對方還無法了解,說好聽一點就是褚冥漾太單純,難聽一點就是太遲鈍……

 

    「……」褚冥漾突然心跳加速,紅著臉,有點扭扭捏捏的說:「也、也可以不要只是當我的執事啊……像是那個……像是那個……也可以……」

 

    對於褚冥漾斷斷續續的句子,冰炎緩緩的勾起嘴角,這應該是在暗示某件事才對,原來對方還有救,冰炎這麼想著,「褚,成為我的人,好嗎?」

 

    冰炎的話,想是炸彈一樣,轟炸在褚冥漾的腦袋,心臟已經沒有任何規律的胡亂跳動,臉已經像是燒起來一般紅通通的。

 

    沒有聽到褚冥漾的回應,但對方異常高的體溫已經表示了一切,冰炎頓時心情大好,開始玩弄著褚冥漾的黑色短髮。

 

    「記住,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

 

 

    陽光照入房內,兩人的四周泛起了金光,名為幸福的樂章在此演奏起。

 

    被陽光洗禮的兩人,像是天使一般的耀眼,幸福和安詳的節奏,在兩人身邊輕快的交響著。

 

    隨著太陽的升起,四周寒冷的溫度漸漸轉變為溫暖,此時此刻兩人臉頰上幸福的微笑,就如同今日寒冷冬天裡的太陽一般,溫暖而不炎熱。

 

    從一開始就在門外默默看戲的黑髮女子,勾起了妖艷的笑容,轉身離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