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完成了。」我把米納斯收回老頭公裡,拿出手機回報任務。

    眼前出現移動陣,學長從陣法裡走出,後面陸續跟著走出來的是喵喵、千冬歲、萊恩、夏碎學長、莉莉亞,還有一些不認識的黑袍、紫袍還有白袍。

   「漾漾,你怎麼可以加入鬼族?」

 

 

 

甚麼?喵喵,我沒有。

    「褚冥漾,本小姐看錯你了。」

莉莉亞,你們到底是在說甚麼?

    「我們沒有你這種朋友!」萊恩綁起頭髮、殺氣騰騰的抽出幻武兵器。

    千冬歲也是,眼神裡充滿著殺氣,瞪著我說:「你加入鬼族後,還傷了賽塔跟安因,他們現在還昏迷不醒,這都是你害的!」他朝我射一支箭,箭擦過我的臉頰,血流下。

    你們都誤會了,我甚麼都沒有做啊!

    「背叛者、褚冥漾,跟我們回公會。」熟悉的身影,跨著步伐,對我咆哮著。

    「學長……?」

    我明明甚麼也沒做…為甚麼、為甚麼不肯相信我?

    如果連學長你也不相信我了…那、那我的存在還有甚麼意義?

  左肩傳來一股刺痛,我抬頭觀看,銀色的長槍直接插在我的左肩上,艷紅的血液四處濺灑著,長槍的主人正一步一步的向我走近。

    我笑了,笑的很痛苦,「哈哈哈哈!你們沒一個願意相信我,那我走!這是你們逼我的。吾為妖師褚冥漾!在今日內受過傷的人都會痊癒,以我的消失做為代價,這世界再也沒有褚冥漾之人。」

    米納斯,妳願意跟我走嗎?

    “我的主人,我是你的所有,不管你去哪我都願意追隨你,我的主人永遠只有你一個。”

    謝謝妳,米納斯。

    「各位,再見。」再也不見。

 

       

 

    「賽塔、安因,你們終於醒了。」

    你們昏了好久。

    「嗯,我們醒了,怎麼沒看到漾漾?」安因問。

    「他逃走了,你們不是被他打傷的嗎?」千冬歲回答。

    「甚麼?我跟賽塔是被鬼族打傷的,那個鬼族偽裝成漾漾的樣子,我跟賽塔一時沒注意才會被打傷,你們把漾漾怎麼了?」安因說完後換來的是一片寂靜。

    「我們…我們把漾漾逼走了…怎麼辦…?」米可蕥最先打破沉默,眼淚不停地落下。

    褚…我們居然誤會你了…你會在哪裡?

    “碰!”有個人從房外把門踢開。

    「你們把我弟怎麼了?給我從實招來!」是褚他姐,紫袍巡司,褚冥玥,後面跟著妖師首領,白陵然。

    所有人都不說話,千冬歲走過去解釋。

    「該死!你們這群人,我要詛……」

    「小玥,別這樣!」然在巡司說出詛咒前阻止了她。

    「然,我們去找漾漾。」

    「好。」兩人頭也不回走出去。

    沉默,除了沉默還是沉默,我無法繼續沉默,開口出聲:「夏碎,我要去找褚,你要一起來嗎?」

    「當然,我們是搭檔。」

    「我們也要!」所有人起身,準備出發。

    褚,你等著,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