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起床囉!」

    早上了啊…好快喔!

    我慢慢張開眼睛,泉在旁邊一直搖我搖個不停。

    「起床、起床、起床…」

    「別搖了啦!我醒了、醒了。」輕輕的推開她的手。

 

 

 

    再搖下去我都快昏了…

    「走啦!去吃早餐,妳先去洗臉,我等妳。」

    「嗯,好啦!」好想睡,洗臉吧…

    拿起毛巾、沖水,站在鏡子前。果然,還是有點不習慣,我現在是女生,叫做海漩,過去那個褚冥漾已經不在了,我是海神波塞頓的女兒,是海泉的搭檔。

    「漩,妳好慢。」

    「喔,來了。」掛好毛巾,我走出浴室。

    「走吧!」泉拉著我的手,往餐廳走去。

    沒錯,我現在是海洋統治者波塞頓的女兒,海漩。

 

       

 

    褚,你在哪?從那件事後已經過了一個月了,卻一點都沒有有關於你的消息,你快點現身好不好…

    「冰炎,我接了一個任務,走吧!看看這次有沒有褚的消息。」夏碎也陪我找了很久了。

    「嗯。雪野家的使役有找到任何消息嗎?」

    「歲說放出去的使役都沒有回來,如果有回來的都沒有收集到有用的資料,不然就是都沾滿了海水。」

    「海水?」

    「聽歲說,很多有回來的使役都是溼的,經過檢驗後是海水。」

    海水…有必要調查一下,「任務盡量多接一些有關海的,可能有關係。」

    「嗯,走吧!」

    褚,我們一定會找到你的。

 

       

 

    「今日餐點為:早上,生菜沙拉。中午,海鮮壽司。晚上,法式濃湯。請各位慢用。」沙拉,這裡有結界包圍,有空氣,所以有有農夫種花、種草、種食物。

    「謝謝你,塞巴斯丁。」我向塞巴斯丁道謝,而他點點頭,離開。

    「泉兒、漩兒,吃吧!」父王優雅的拿起刀叉,開始用餐。

    貴族的餐廳禮儀非常麻煩,但是在泉的威脅下我還是學會了。

    「也差不多是時候了,該向子民們說妳是我的乾女兒了。」父王說。

    「是。」我點頭。

    在泉的“教導”下,我的行為舉止變的非常優雅…好啦!我承認,我的本性還在,所以我只會一個人或是只有泉的時候露出本性。

    「吃完飯後,你們準備一下,一小時後公佈。」父王放下刀叉,起身。

    『是/好。』我跟泉回應。

    「我先去忙,一小時後陽台見。」父王離開。

    「父王再見。」海神還真忙。

    至於我跟海泉繼續不慌不忙的用完早餐。

    「好了!得好好幫妳打扮打扮。」泉拍了一下手,對我露出燦爛的笑容。

    「有何不可?只是妳也需要好好打扮一番!」我不甘示弱的回她一個燦笑。

    「是是是,走吧!」

 

       

 

    我跟泉都穿著相同款式的禮服、藍色的髮飾、藍色的項鍊、藍色的裙子、藍色的鞋子。

    「各位亞特蘭提斯的子民們,在這個良辰吉日之時,我要宣佈一件大事!我,海神波塞頓,認了一個乾女兒││海漩。請各位掌聲鼓勵歡迎她來到亞特蘭提斯。」父王站在陽台上大聲的下台下的人民宣布。

    下方歡迎的很熱烈,還有人吹口哨是哪招?

    「我是海漩,請各位多指教。」我優雅的走向前,微笑。

    傳來一陣歡呼『小姐好啊!』『妳長的很美喔!』

    ……我的臉都黑一邊了,但不能破壞形象,我繼續保持微笑,這就是我的新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