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禮物塞進背包裡,衝回集合地點,時間就快到了,再不快點會來不及。

    在不遠處看到泉已經在等了,我快速跑到她旁邊,喘了一下後看了一眼手錶,三點五十八分。

    沒遲到,「我沒遲到喔!」

    「我知道,我們回家吧!」語畢,她拉著我的手往回家的路上慢步回去。

 

 

 

       

 

    「阿芙朵琳帝,妳的任務都完成了啊?」怎麼那麼快?當時不是說要一年半,怎麼才一年就回來了?

    「為了趕在女兒生日前回來,我當然要提早回來啊!我原本以為會來不及呢!而且我想看看傳說中海神波塞頓的乾女兒。」

    「真不愧是我的妻子!妳是說漩兒啊!她人很好,也長的漂亮,不過就是以前好像有受過傷。」

    「受傷?」

    「嗯,心靈創傷,打擊很大……」

    「喔…可憐的孩子……」

    「是啊!所以今天的生日會要好好辦,讓她開心一點,他們也差不多快回來了。」現在時間也滿晚的。

    「我們回來了!」大門被打開。

 

        

 

    「我們回來了!」泉打開了大門。

    『生日快樂!』

  父王跟一個沒見過的女人站在中間,旁邊則是塞巴斯丁跟大臣們在灑花。

    那個女人一頭燦爛的金色長捲髮和一雙比大海還神秘的深藍色眼眸,纖細的身材配上月牙色的古典長裙,一整個美。

    泉拉著我往父王那邊走。

    「母后,妳回來啦!」

    母后?她是泉的母親?

    「漩兒,妳還沒看過我的妻子阿芙朵琳帝,阿芙朵琳帝‧瑟亞。也就是泉兒的生母,一年前去北太平洋出任務,今天回來陪你們過生日。」

    「妳好,很高興認識妳。」她朝我伸出手。

    「彼此彼此。」我連忙伸手回握。

    「大家進去坐吧!一直站在這不好。」父王把我們全都趕進了飯廳裡。

    「吶,我先給你們禮物吧。」母后看了一眼父王,拿出兩個盒子,一白一藍。

    她給了我藍色的盒子,白色的遞給了給泉。

    我跟泉互看一眼,緩緩開口,非常有默契的說了同樣的話:『請問,可以打開嗎?』

    母后摸了摸我跟泉的頭,笑道:「當然可以,這是給你們倆的禮物啊!」

    我跟泉小心翼翼的拆開包裝紙、打開盒子。

    我手上的盒子裡躺了一支水藍色的手機,泉的則是雪白色的。

    這是最近廣告打很兇的目本機啊!SORRY牌的!這不便宜啊……

    我呆呆的望著手上的手機,泉則是眼睛發亮似的盯著手機看。

    「怎麼,不喜歡嗎?」母后挑了挑眉毛,問道。

    怎麼可能不喜歡!

    我吞了吞口水,說:「非非非非…非常喜歡!」

    我幹麻口吃啊,白痴啊我!

    「喜歡就好,任務提早完成,所以委託者額外給我一筆報酬。」母后搧搧手。

    父王往前踏一步,帶著慈祥的笑容說:「換我的禮物了,我想讓你們去上大學。」

    「真的嗎?我可以去上學?」泉激動的望著父王。

    她的口氣好激動,難道是…「泉,妳以前沒上過學嗎?」

    「沒有,都是請家教。」她搖搖頭,如此回答。

    「那妳…」不就沒甚麼朋友?

    這話卡在喉嚨裡問不出來,都一個人在這裡孤孤單單的生活嗎?雖然有父王和母后陪著她,但卻沒有年紀相似的朋友……

    「我想讓你們去上Atlantis學院的大學部,你們的母后也同意了。」

    Atlantis學院!?

    「父王,你說Atlantis學院?」泉看了我一眼,想必她也想到了。

    「是啊!怎麼了嗎?」

    父王他還不知道我的過去…

    「那是我以前的學校。」我低下頭去。

    看我不再說話,泉把我以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父王還有母后聽。

    許久,母后的聲音傳來:「如果妳不想去的話就別去了,我們不會勉強妳的。」

    可是…「如果、如果泉要去的話,我就一定會去,不用在意我沒關係。」我猛抬頭,這舉動有點嚇到他們。

    泉抓著我的雙手,感動的說:「真的嗎?妳願意陪我去?」

    「嗯,頂多戴個面具,不露臉。」反正都變女生了,帶了面具應該沒人認的出我來吧。

    「好姐妹,我陪妳戴。」她漾起了燦爛的笑容。

    「嗯,說好了。」我也跟著漾出笑容。

    父王跟母后也漾起微笑。

 

    事到如今,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現在再去多想,也無事於補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