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派對結束後,我跟泉回到了房間。

    泉突然叫了起來:「啊!妳跟我都還沒有交換禮物呢!」

    對齁!我都忘了這件事了。

    我從背包拿出禮物,交給了泉。泉也給我了一個藍色的小盒子。

    我打開,一個手環靜靜的躺在盒子裡,我目不轉睛的盯著手環看,湛藍的手環上有著銀白色的紋路…

 

 

    這樣式根本就跟我送給泉的手環一模一樣!

    我抬頭看著泉,泉也拿著手環看著我。

 

    一秒鐘…

 

    兩秒鐘…

 

    三秒鐘…

 

    『妳幹嘛學我!』我跟她互指對方說出同樣的話。

    「是我先買的!」

    「明明是我先!」

    「是我!」

    「我!」

    「我說是我就是我!」

    「明明就是我妳還在那裡狡辯!」

    「是我先的!」

    「是我先的!」

    「妳幹麻學我講話!」

    「明明就是妳學我!」

    「就說是我先的妳是聽不懂喔!」

    「我就說是我先,是妳聽不懂啦!」

 

       

 

    「我不吵了啦!不過妳是去哪買的?」我放棄與泉爭吵,倒在床上,望著她送我的手環。

    「那家店招牌上的字太潦草,所以我看不懂。」

    那不就跟我去的一樣!難道是分店?

    “叩叩叩”門外傳來敲門聲。

    「來了。」我跳下床,走過去開門。

    是父王,他手上拿著兩個半罩式面具,一個淡藍,另一個雪白。

    「吶,這給你們去學院的時候戴著。」他把淡藍色的給了我,雪白色的給了泉。

    老實說,泉的面具讓我想到……

    “根本歌劇魅影!”

    「嗤!」泉忍不住笑了出來,看來她一定知道我在說甚麼。

    她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手中的雪白色面具,之後她戴上面具,唱起了歌劇魅影。

    說真的,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到眼淚都飆出來、肚子都在抽痛。

    父王轉身,默默的離開我們的房間、關上了門,但我非常確定父王的肩膀很可以的抖動著!

    「笑…笑的肚子好痛…」我倒在床上,抱著肚子繼續狂笑個不停。

    「那就不要笑了啊!」泉這句話很沒說服力,她自己也倒在床上猛笑。

    「妳還不是一樣,笑的比我還誇張!」

    「彼此彼此。」

    我們就這樣一路笑到睡著為止。

 

       

 

    「真慢啊!兩個小時都已經過去了,臭小子怎麽還沒來…」擁有一頭藍色長髮、身穿藍色和服的女子,甩著扇子,喃喃自語的說著。

    她就是Atlantis學院的三董事之一,扇董事。

    “碰”門被用力的踹開,門口正站著一名臉色不怎麼好看的黑袍男子,一頭銀色長髮俐落的綁成高馬尾、束在後頭,左前額豔紅的髮絲非常醒目。

    「哎呀呀呀呀,臭小子,你終於來了,我等你等的好苦啊││」扇收起扇子,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

    「臭老太婆,廢話少說!找我來要幹嘛?」冰炎徹底無視扇裝出來的表情,他可是很忙的。

    「真是不可愛,我找你來是有任務要交給你。」扇從抽屜抽出三個牛皮紙袋,遞給冰炎。

    冰炎接過,打開。

    「代導人?」據說是最早獲得黑袍資格的男子微微蹙著眉。

    「是啊!我好不容易才讓波塞頓答應要他三個孩子來我們學院讀書,你可要好好幹啊!」語畢,扇輕輕的晃了晃手中扇子,消失在冰炎面前。

    「嘖,又隨便把任務丟給我,叫夏碎代另一個好了。」冰炎看完資料,離開了無殿,他沒發現,扇其實躲在一旁的角落。

    「等你發現她的真實身分後,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啊、臭小子!我期待你的表現,機會只有一次,要好好把握喔!」搧搧手上的扇子,說完後就便消失在角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