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無雲的天空,神清氣爽的早晨,我被幸運的同學拖出來打球……
  就因為他一時興起想練習排球!
  為了打排球我被迫在一大清早爬起來運動!
  他說因為班際排球比賽快到了,所以想找我一起來練習!
  但有必要這麼早就來練習嗎!?
  
  「冥──漾──」衛禹的聲音忽然從耳邊傳來,有點大聲。
  「呃?怎、怎麼了嗎?」我回過神來,發現他就在我耳邊大喊。
  「我是在問你吃早餐了嗎?在想甚麼?想的這麼出神,都沒在聽我說話。」他像是在賭氣似的,嘟著嘴,雙手插腰,不是很高興問我。
  「沒啊……我只是覺得今天天氣真好,真適合打排球。」扯扯嘴角,我盡量有精神些的回答他。
  不過這種天氣,也很適合睡覺就是了……
  「是啊是啊!我們先去吃早餐吧!」衛禹拉著我的手,朝著前方不遠處的早餐店前進。
  好睏啊……真想繼續窩在被窩裡睡覺,真搞不懂我為甚麼會答應他來陪他打排球,我那天好像才剛起床,就昏昏沉沉的答應……根本是自做虐啊!
  居然會在還沒完全清醒的狀態下接到電話,這根本就是陰謀!是陰謀!衛禹你怎麼會在那個時間點打來!?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嗚…我看錯你了,原來你也是這種人……
  「同學,魂歸來!」在我進行腦部運動的時候,衛禹突然用力戳了我的額頭。
  「幹麻?」我揉揉額頭,語氣不是很好的回他。
  「你要吃甚麼?」他似乎不在意我的語氣,拿著一張紅色的單子堆過來,單子在我眼前急速放大。
  原來是菜單啊。
  接過衛禹推過來的菜單,我看了看。
  其實給我看我也不過只是跟平常一樣點那幾樣而已。
  不過難得回來一趟原世界的早餐店,吃一些平常不常吃的吧。
  雖然說不常吃,不過在守世界卻常常看到,只不過都長的很詭異罷了……
  「一個飯團和一杯冰奶……」簡略的點完餐後,就被熟悉的聲音嚇到。
  「一大早的就喝冰的。」學長穿著便服,鴨舌帽下的銀髮已經被偽裝成黑髮,跟平常一樣束成高馬尾。他出現在我旁邊,一臉不爽的看著我。
  「呃……更正,溫奶……」在充滿霸氣的視線下,我只能屈服……
  「漾漾的學長?好巧喔!你有要吃甚麼嗎?」向來大方的衛禹,一看到學長的出現,就抓著菜單往學長那塞。
  不過學長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是出任務嗎?可是又沒有穿黑袍。
  「不用。」學長輕輕的推掉衛禹塞過來的菜單,自顧自的坐在我旁邊,還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瓶蜜豆奶,自己喝了起來。
  我說學長……你剛剛手上有拿東西嗎?而且你不是說一大早不要喝冰的嗎?那瓶蜜豆奶不管橫著看、豎著看都是冰的,瓶身還有小水滴流下來耶……
  「哼!你管我。」
  哪有人這樣的……算了,你不是人。
  「那我先拿單子過去了喔!」衛禹在單子上拿筆撇了撇,之後起身跑過去櫃檯把單子遞了出去。
  「漾漾的學長,你怎麼會來這邊?」走回來的衛禹好奇心發作。
  「叫我冰炎或跟他一樣叫我學長就可以了。我無聊來這邊晃晃而已。」學長用著今天天氣真好的語氣說著。
  騙人,你最好會這麼閒……
  「褚,天氣很好,我不想揍人。」
  那你就不要揍啊…對不起,我錯了。
  唉……視線能殺人。
  「吶,冰炎學長,你等等可不可以來跟我們一起打排球嗎?」
  衛禹,你現在不管看到誰,都要把他拖來陪你打球就是了?不過學長怎麼可能來打排球啊。
  「可以。」
  看吧,我就知道學長會……甚麼!?等等等等!學長你說可以!?
  「怎麼?有意見啊?」
  沒、沒有,我怎麼可能有意見……
  「等等吃完早餐,就去高工跟我同學會合。」決定了之後,衛禹說出等等的行程。
  「你的同學?」要跟其他人打喔……
  「對啊!冥漾怎麼了?」衛禹似乎很疑惑我怎麼會這麼問。
  「沒事……」只是不習慣跟其他人接觸。
  「冥漾不用擔心啦!我的同學人都很好。」他拍拍我的肩,安慰著我。
  「嗯。」我點點頭。
  衛禹是幸運的同學,交到的朋友應該都很好,而且他也說它的同學人很好了,應該是沒有國中認識的吧。
  「你們的蛋餅還有飯糰,飲料等等阿姨再拿過來。」圍著圍裙的早餐店阿姨,右手端著一盤衛禹的蛋餅,左手拿著裝著飯糰的塑膠袋,走過來給我們。
  飯糰圓圓的,不過有點燙。
  小小一口一口的慢慢咬著,邊吃邊吹氣。
  學長在一旁閉目養神等著我們吃完早餐。
  等等吃完飯後就要搭公車到衛禹的學校。
  打排球啊……等等!我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事……
  啊!糟糕!我完全不會打排球啊啊啊啊啊──!
  學、學長…怎麼辦……?
  「嘖,不會打還答應人家幹麻?沒事找事做嗎?」學長睜開一隻眼睛,一臉不屑的冷冷看著我。
  我又不是故意的……那時候還想睡覺啊……哪知道衛禹那時候打給我……
  「等等再說。」學長說完,又閉上眼睛了。
  ……不要放我一個人自生自滅啊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