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甚麼心裡傳來一股酸意,很不是滋味……

    「我跟我們班的一組,雖然很想跟冥漾一組……」衛禹失望的看著我,似乎有怨氣在他背後飄蕩……

    ……同學,不要那樣看我我會怕……

    「下次再一組吧……」我拍拍他的肩,試著安慰他一下。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們說好了喔!」衛禹突然恢復精神用力抓住我的手,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我。

    ……

    …………

    ………………

    總覺得我好像又踏上了甚麼不歸路了一樣……

    「要打就快打,不要一直聊廢話。」站在我旁邊一直沉默的學長,拉開衛禹抓著我的手,一臉不耐煩的說著。

    呃……?學長火氣怎麼這麼大?剛剛有發生甚麼讓你這麼不爽的事嗎?

    我滿臉疑惑的望著學長,學長他只是淡淡的望了我一眼,之後轉身往夏碎學長那裡走去,甚麼也沒說,也沒回答我心中的問題,讓我心裡很不是滋味。

    這個學長是在生甚麼氣啊?

    我賭氣的轉頭,對上了衛禹傳來的視線,我們開始發揮國中三年來的默契,視線交流!

    我對他眨眨眼。

    剛剛你有做甚麼嗎?

    他對我聳聳肩。

    我甚麼事都沒做啊!

    我歪了歪頭。

    學長他不知道怎麼了。

    他搔了搔臉。

    我想可能是吃醋了吧!

    我想了想。

    你在說甚麼東西?

    他笑了笑。

    冥漾你太遲鈍了!

    我的嘴角抽了一下。

    你是在說甚麼鬼東西?

    而他搖了搖頭又嘆了口氣,結束了我們的視線交流。

    ……耍我啊!?

    「漾漾,快點過來,我們打第一場喔!」在場上大聲呼叫我的喵喵,揮著手,要我趕快過去。

    喵喵身邊站著猛推著眼鏡的千冬歲、滿臉笑容的夏碎學長、從剛剛到現在一直盯著我看的學長,還有正在拉筋的萊恩。

    深深覺得自己只是去湊人數的……

    這樣的組合還要玩嗎!?那一藍、一紅、一白、一紫、一黑還贏不了嗎!?我相信學長一定可以一抵十,我還需要過去湊人數嗎!?

    「要你過來你在這邊腦甚麼殘!?」一擊重擊隨著粗暴的聲音落下,頭被巴的暈暈的,意識變的不清楚。

    往前踏了幾步,一個不穩,我臉朝下摔了一個跤……更正,就在我差點趴倒在地的時候,學長及時伸手攬住我的腰,沒讓我真的跟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呃。」我眨著還不是很清楚的眼睛,對上學長那被隱藏的熾紅雙眼,有點害躁的離開學長的懷中。

    奇怪……以前被打不會暈成這樣的啊,怎麼這次好難受……?

    「漾漾,你的臉好紅,而且是那種不健康的紅,你先去樹蔭下休息,喵喵幫你看看是不是中暑。」喵喵面色擔憂的看著我說,拉著我到樹蔭底下。

    頭好暈好暈……

    最後,我好像昏倒在某個人的懷裡,但那時,我只覺得頭好暈好熱好不舒服,根本沒去留意是誰接住我。

 

        ∮

 

    微冰的溫度從額頭傳來,冰冰涼涼的,讓我覺得很舒服,身體下意識的往那邊更靠近一點,翻滾了一圈,原本支撐身體的柔軟觸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地心引力將我往下帶,我徹底被驚醒,但沒有重摔在地上的感覺,映入眼簾的是銀白帶點焰紅在前面晃過,眨了眨眼,學長的紅眸正充滿無奈的看著我。

    「都幾歲了,還會滾下床。」帶點諷刺意味的語句毫不留情的說中我的痛處……

    「啊哈哈哈……學長,是說我怎麼了?」發現自己全身無力,整個人攤在學長懷中,動也不能動。

    「中暑了。」輕輕的把我放回柔軟的床上,學長簡潔有利的給我三個字加一個句點,但口氣卻好像參雜著擔憂一般,赤紅的眼眸從剛剛到現在都一直盯著我,像是要把我盯出一個洞似的。

    「呃……學長?」一直被學長盯著看心裡感覺毛毛的,弱弱的叫了他一聲,原本亮眼的紅眸好像變的黯淡一些,他移開了視線,坐在床沿背對著我。

    「學長,衛禹他們呢?」學長的背影,感覺很落寞,有種莫名的苦澀在心中盤旋著,用盡力氣才擠出這句話來,這裡有種讓我窒息的感覺。

    「他們在打排球,你朋友說沒跟你打到排球很可惜。」學長的聲音淡淡的傳來,感覺他的心情好像不怎麼好,讓我又覺得更難受了。

    到底是為甚麼會有這種感覺,好不舒服……

    「褚,你對衛禹有甚麼感覺?」學長悶悶的聲音又再度傳來,看不到學長的表情,只有聽不出情緒的聲音。

    「甚麼感覺?就好朋友啊。」很理所當然的回答,雖然不明白學長為甚麼會這樣問。

    「那對我呢?」這次學長把頭轉過來面對我,慢慢的往我這邊靠近,精緻的臉在我面前緩緩放大,後面沒有退路。

    「對、對學長……?」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臉讓我全身發熱,近到已經可以感覺到學長的鼻息,溫熱的氣息呼在我的臉上,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臉早就已經不爭氣的像是火在燒一樣紅了。

    學長沒多說甚麼,只是扯了一下嘴角,便將身體向前頃吻了上來,理智告訴自己應該要推開他,可是身體卻不討厭這種感覺,不自覺的伸手環繞在學長的脖子,很明顯的感覺到他的身體僵了一秒,隨後又放鬆下來,更加激烈的向我逼近。

    然後我聽見了門被打開的聲音……還有聽起來很耳熟的驚呼聲……

    「呃……抱歉打擾了!」在衛禹的聲音激動的傳來後,是用力的關門聲。

    回過神後,我立馬推開學長,沒有看到他不悅的表情,只是想抓住衛禹跟他解釋清楚,但很可惜的是,我跳下床之後馬上就華麗麗的跌到了,還發出了不小的撞擊聲……

    門又被打開了,應該說是被用力的撞開。

    「剛剛的聲音……」衛禹衝進來說了幾個字後,馬上就禁聲了,我猜他是看到我的的蠢樣才禁聲的……

    我被人拎了起來,往後看才發現是學長一臉不悅的看著我,似乎有青筋在學長的額角上跳動,而我只能乾笑。

    「冥漾,你沒事吧……?」衛禹一臉擔憂的靠過來,把手背貼在我發紅的額頭上。

    剛剛撞那一下有夠痛的,額頭好像還腫起來了……

    衣領一緊,我被學長丟回後面的床上,眼前的視線被學長擋住,讓我看不到衛禹的身影,只知道氣氛好像變的有點怪。

    「冰炎學長,請問怎麼了嗎?」衛禹探了幾次頭,但不管怎麼探學長都一直把我擋住,探到最後,決定放棄。

    「沒事,只是想問你來做甚麼。」學長用著充滿壓抑的聲音問著衛禹,然後我聽到了衛禹的輕笑聲。

    「來看看冥漾的情況,不過看起來應該沒事了。」衛禹繞過學長站來我旁邊,拿了一張單子給我,單子上面略嫌潦草的寫了幾個字。

    「剛剛冥漾的媽媽打電話過來,不過你昏倒了所以我就幫你接了,阿姨說要你幫忙買這些東西,要趕快回家,然後還要你帶著你的朋友一起回家吃晚餐。」衛禹平靜的說著,但對我來說卻像是炸彈一樣炸的我亂轟轟的。

    我都中暑了還要我跑腿!然後帶同學回家吃飯是怎樣!?晚餐是要煮多少啊?難不成會是滿漢全席嗎!?

    「冥漾,我們去超市,之後再一起回去吧!」衛禹向我伸出手,一把將我拉起。

    「好。」雖然老媽總是要我跑腿,不過也好久沒跟衛禹出來這麼久了,而且大家一起吃飯或許很好玩吧。

    在走之前,我不忘了拉起學長的手,眼角瞄到他吃驚的表情,不過現在心情很好,我也沒去多加注意了。

    心裡頭好像有人正這樣告訴我。

    「要好好珍惜現在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