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靜靜的看著天空的轉變與雲朵的變化,一個人默默的屈膝坐在有點凹凸不平、綠意盎然的山坡上,任由風吹亂他的短髮。

    天空漸漸由藍轉靛,西方的天空還留了點天藍,靛色的天空開始出現點點星光,在沒有太大光害的山上,可以看見平常看不到的星星。

    是的,沒有太大的光害。

    在這個世界裡,大概沒有沒被人類迫害的地方了吧,四處烏煙瘴氣的,沒有能夠喘息的地方,令人窒息。

    以前的世界,究竟是個怎麼樣子的世界呢?這誰也不知道,古人遺留下來的日記、手札,或是詩集,或許都是胡亂捏造的,但是褚冥漾認為,那一定會是一個到處都可以看到璀璨星空的世界。

    過去的人,過的是怎麼樣的生活?會嚮往未來嗎?還是畏懼?憎恨?恨不得在此了結自己的生命?

    黑髮少年認為,生命是寶貴卻又廉價的,他是為了甚麼而生,又是為了甚麼而活?血緣讓他活的沒有意義,卑微的逃避一生,為何不一刀結束悲慘又被厭惡的存在?

    因為膽小,因為他覺得自己貪生怕死,因為他認為不敢面對死亡是膽小的。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褚冥漾的存在不被承認,每天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被追殺著、通緝著,日復一日。

    離開會不會比較好?直接被他們殺掉會不會比較輕鬆?他想,如果自己不在了,大家是不是都會過的很快樂?

    覺得沒資格,沒資格活著,沒資格跟別人吸同樣的空氣,沒資格要求,沒資格生氣,沒資格快樂,沒資格喜怒哀樂,沒資格存在在這個世上。

    「怎麽了?」溫柔的嗓音從後方傳來,結實的臂膀將褚冥漾環抱住,阿斯利安的臉埋在他的頸窩,溫熱的鼻息吐在褚冥漾身上,令他發癢,但他沒有推開將她抱住的男子,只是輕輕的往後躺,靜靜的靠在對方的身上。

    「漾漾?」阿斯利安富有磁性的聲音又再度傳來,聽起來很擔心,擔心眼前這孩子是不是又在胡思亂想。

    褚冥漾沒有答話,他搖搖頭,不想再多說甚麼,把身子縮成球狀,就好像逃避現實自我保護的刺蝟一樣,他很膽小,所以只能逃避,或許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越來越冷了呢……」阿斯利安把他脖子上的圍巾分一點圍到褚冥漾的脖子上,褚冥漾冷的發抖的頸子頓時被名為溫暖的感覺壟罩,而這屬於他的溫暖懷抱,是阿斯利安的溫度。

    「穿這麼少,會感冒的。」阿斯利安心疼的抱著褚冥漾,眼裡是滿滿的疼惜,對黑髮少年的自卑現象自己也看多了,平時稍微哄一下就可以讓他重拾笑容,但今日的他,似乎比平常還要絕望,發生了甚麼事讓他如此異常,棕髮男子沒有頭緒。

    阿斯利安溫柔的拉起了褚冥漾,抱著矮他一截的孩子,感覺他傳來的不安與負面情緒,憐惜的輕聲說著:「我們走吧。」

    褚冥漾仰起充滿疑惑的臉蛋,白嫩的臉頰因寒冷的空氣凍得慘白,面帶困惑的看著阿斯利安一會兒,才怯怯的開口詢問,「要去哪裡?」

    阿斯利安露出陽光般的明媚笑容,就好像背後真的有太陽一般耀眼,這是最能讓眼前這孩子放心的燦爛笑容,「到更高的地方。」

    語畢,阿斯利安牽著褚冥漾發冷的手,皺了下眉頭,手凍成這樣令他心疼不已,隨手佈下移動陣,華麗的法陣散出燦金色的光芒,在黑夜的襯托下,顯得更加耀眼。

    隨著光芒淡去,眼前的景色漸漸呈現出來,褚冥漾瞇起夜色的雙眼,想看清楚自己究竟被帶到了甚麼地方,但面前黑壓壓的一片,讓他瞬間放棄了自己摸索,隨即拉了拉牽著自己的手,仰起頭來睜著靈動的大眼,望著阿斯利安,「我們在哪?」

    揉了揉對方的黑髮,阿斯利安溫和的笑了笑,笑了一會兒才開口答道:「據我所知,這座山似乎被你們稱作玉山,想說這邊是你們臺灣最高的山,光害應該比較少,以為可以讓你看見滿天的星斗,沒想到雲居然這麼多……」

    看著阿斯利安從溫和的微笑轉變成充滿歉意的笑容,褚冥漾覺得心裡變得暖暖的,漾出了充滿幸福的笑容,撲向對方的懷抱,「阿利,謝謝……真的很謝謝你,我好高興。」

    阿斯利安伸手回抱褚冥漾,臉上掛著寵膩的笑容,小心翼翼的順了順他的黑髮,柔柔的髮絲所散播的氣息,圍繞在指間,四周的溫度似乎開始下降了。

    「好冷……」褚冥漾悶悶的聲音從阿斯利安的懷中傳來,寒冷的溫度使他更往懷裡縮,尋求一絲溫暖。

    將懷裡的孩子抱得更緊,阿斯利安吐出一口白煙,擡頭看向烏雲密佈的天空,驚訝的瞪大眼睛,拍了拍懷中人兒的腦袋,「漾漾,你看天空。」

    「嗚?」聞言,褚冥漾聽話的仰起頭,順著阿斯利安的視線望了過去,原本瞇著的眼睛頓時睜得大大的,靈動的大眼微微閃爍著興奮,凍得發紫的小嘴驚訝的開了開,「下、下雪了!」

    「漾漾沒看過真正的下雪吧?」阿斯利安低頭看向褚冥漾,見對方雙眼閃閃發光的樣子,由此推論眼前這個面帶驚訝的孩子,應該沒親眼看過下雪……扣掉學院那些非自然能力的話。

    「嗯……嗯嗯……我沒看過,以前都只是在電視上看到,因為怕出遠門會出意外,所以幾乎沒有踏出家門過,除了上學還有幫老媽跑腿以外。」褚冥漾離開了阿斯利安的懷抱,伸出被水藍色手套包覆的雙手,讓飄落的雪花靜靜的落在手中,雪花融成了水,漸漸浸濕了無法防水的手套。

    冰冰涼涼的感覺順著濕意襲來,寒風掃過,褚冥漾覺得四周似乎變得更加寒冷,退了幾步,躲回了阿斯利安的懷中取暖。

    「漾漾,如果不高興的話,就說出來吧,你還有我,不需要自己一個人悶在心裡,我看了會不捨,會心痛的。」阿斯利安頓了頓,接著又說:「你可以打我,也可以罵我,只要你能把情緒全部發洩出來,不管你對我做甚麼,我都會心甘情願的接受的。」

    「阿、阿利……」褚冥漾擡起凍僵的臉蛋,一臉感動又驚訝的看著阿斯利安,認真的回答:「我答應你以後有心事會跟你說,但是我絕對不會打你也不會罵你的!」

    阿斯利安看到褚冥漾的反應愣了一下,這麽可愛的表情大概只有他適合了吧,如果他可以不要露出傷心的表情,永遠都是開心的笑容,那該有多好。

 

    「漾漾,心情不好的話我們就去吃蛋糕吧!」

    「咦?咦?那我以後能不能一直心情不好?」

    「……你心情好的話我會帶狩人一族的點心來給你的。」

    「我我我我以後一定會天天都保持開心的心情!」

    「吶,我們說好了喔!」

    「嗯嗯,我們說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