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命的握著水色海螺,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大喊:「水色珍珠音調!」

    水色的光芒急速擴散,包圍我的全身,片刻,光芒散去,上衣消失,藍色的貝殼遮著部分部位,下半身變成了水色的魚鰭。

    我興高采烈的來回擺動著魚鰭,不用刻意去操控,感覺本來就會用尾鰭游泳了。

    「小漩,妳為甚麼要大喊“水色珍珠音調”啊?那是甚麼意思?不是只要在心裡想著轉變,就可以轉變了啊!為甚麼妳還要大喊水色珍珠音調?」一樣轉變為第二形態的小澄正一臉疑惑的望著我。

    他的尾鰭跟他的頭髮一樣是燦金色的,上半身甚麼也沒遮,赤裸裸的胸膛感覺有肌肉…

    「泉說……」我邊說邊望向泉,只見她背對著我,肩膀卻一直在抖動!

    他喵的!我被耍了!

    「妳還敢笑!」我二話不說的直接朝著泉那游奔過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見我衝過來,她馬上放聲大笑,飛快的游走。

    「敢耍我,有種就不要跑啊!」我拼命的在她後面緊追不放,但是論經驗,泉多我好幾年,才剛得到魚尾的我,怎麼可能追的上她的速度。

    「我就是沒種,怎麼樣?不甘心就來咬我啊!」她最後一句還特別加重口音…

    真的是……氣死我了啦!

    我跟泉就開始上演你追我跑…你游我追的八點檔肥皂劇(?)戲碼。

    泉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逮到這個機會我全力加速,沒想到她突然九十度轉彎,我還來不及反應就撞進了一個結實的胸膛。

    「痛……」我摀著鼻子,慢慢的睜開眼睛看清這位倒楣的仁兄是哪位。

    「妳…沒事吧?」小泱一臉“淡定”的看著我。

    望著他,我有點恍神,身材真好…

    突然意識到還沒回答他,我搖搖頭。

    「可是妳流鼻血了耶…」他難得露出錯愕的表情,指著我的鼻子。

    「……啊?」還未會意過來小泱的意思,只見他一直皺著眉頭看著我。

    突然發現眼前的海水帶點血紅,我愣愣的望著。

    難怪流鼻血會沒感覺!原來是都飄在海中。

    「漩……妳還好嗎?」泉一臉擔心的游回來看著我。

    「應該沒事吧……」沒有不舒服的感覺,應該是沒事。

    泉的臉部表情變的越來越扭曲了……

    「怎、怎麼了…?」我有點怕怕的問著她。

    「……血還在流。」

    「……」

    我突然覺得頭好暈啊……

    「要不要回去休息?」小泱提出良心建議。

    「應該不用吧…」我捏捏鼻子,試著讓鼻血停下來。

    「可是妳這樣一直流血會引來一些麻煩耶…」小澄湊過來,撘在自家哥哥的肩上。

    「甚麼麻煩……?」我問道。

    「會引來……」小澄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幾公尺外的巨型生物打斷,貌似是一隻鯊魚。

    「那個……」泉接話。

    ……

    見那隻鯊魚衝過來,我的手輕輕一揮,一道強勁的水流把牠轟出我的視線外。

    「不愧是小漩。」小澄吹了一聲口哨。

    ……我相信這對你來說絕對很微不足道!

    「漩,妳的鼻血更多了……」

    「……」

    「小漩,妳還是回去休息吧。」

    「回去休息。」

    四個人都很堅持要我回去休息。

    只是頭忽然感覺重重的、暈暈的,視線也變得越來越黑,身體感覺越來越沒力,視線一黑,我昏了過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