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要去上學了,崔頓也會一起去,都準備好了嗎?」晚餐時間,父王開口尋問。

    “我好了。”因為我還在啃魷魚,不方便開口,只能根泉講。

    「我們都準備好了。對了父王,你還沒送漩禮物耶!」泉吞下食物後,替我回答。

    「禮物可以不用啦!」生日都過去一個禮拜了。

    「不用那麼見外,漩兒,妳說,妳想要甚麼?」

    突然問我我也不知道想要甚麼啊…

    「我想一下…」我也沒甚麼想要的…對了!

    「水精之石…?」伊多他們不知道收集完了沒…

    「妳要幾個?怎麼會想要呢?」父王放下刀叉,疑惑的望著我。

    我還是實話實說的好…

    「我有個朋友,他是先見之鏡的擁有者,為了救我害水鏡破碎,為了修復水鏡,必須要用到水精之石,越多越好。父王…可以給我嗎?」我想…幫伊多,畢竟…是我害了他……

    「當然可以,但是我沒辦法全部給妳,四…不,五個,五個夠不夠?」

    五個!?

    我猛然起身,結果害泉嚇到。

    「謝謝!非常感謝您!」

    「都說是一家人了,客氣甚麼?」

    可是五個耶!很多,非常多!我感動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哭甚麼?」泉跑來我旁邊拍拍我的背。

    「沒辦法,你們對我好好。」我開心的擦乾眼淚。

    「我去找,等等拿去妳房間。」父王起身,他的盤子已經空了,不知何時吃完的。

    「好。」我終於可以幫上伊多他們的忙了。不過,明天就要去學院了,我該期待嗎…?

    「泉,要不要跟幻玄他們說,我們明天就要去上學了,沒辦法常常去找他們?」我覺得還是講一下的好。

    「好啊!我們現在就去。」

    反正吃完了,救出發吧!

 

       

 

    「漾漾……」有著一頭黑髮如瀑的長髮女子,正低著、頭喃喃自語著。

她就是褚冥漾的親姊姊,褚冥玥,為妖師後天能力繼承者。

    她為了找回失蹤已久的親弟弟,手腕上多了無數道傷疤,在移動的過程中,沒指定地點會被傳送到離自己血緣最親的親人附近,但卻沒有一次成功過。

    「小玥,別傷心了,一定可以找到的,要相信。」當代妖師首領兼褚冥漾的表哥,白陵然,走到褚冥玥旁的位子、坐下。

    「要多久?我還能繼續騙老媽多久?」褚冥玥抬起頭,空洞的眼神直視著白陵然。

    「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是,漾漾身上的封印有被解除的波動,至少可以確定他現在還平安的活著。」白陵然啜了一口茶,又道:「我們一定要相信。」

    「嗯…」

 

       

 

    “幻玄、白星,你們在哪?”

    四周跟白天比變的昏暗很多,但是脖子上的項鍊會發出柔和不刺眼的光芒,讓我們不至於看不到路。

    有兩隻海豚向我們靠近,看清楚之後是他們沒錯。

    “這麼晚了,有事嗎?”白星問。

    “我們明天就要開始去上學了,沒辦法常來找你們,抱歉。”泉回答。

    “沒關係,你們有空再來就好了,不用太在意,記得去上學的時候要玩的開心就好,有事可以直接召喚我們。”幻玄跟白星開始以我們為中心繞圈圈,我看的有點暈…

    “嗯,謝謝你們。”我摸摸幻玄的頭。

 

    老實說,我很怕、很怕見到他,眼淚會不受控制的掉下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你不打算出第十四章了嗎?為什麼都沒看到?
  • 抱歉...等我放暑假就繼續更 要學測了((累

    溟澈 於 2015/06/27 21: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