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天上的世界,又稱棘界,是在純白雲朵上建立的世界,眾神與天使居住的地方,依照職位的階級分區,分成了蔓、薊、藤,與無殿,依序是低階神使、中階神使、高階神使,與神的住所。
    另外還有守界與原界。守界也被稱為魔界,惡魔與魔王的住處,分成了地獄與冥府,地獄中住著各式各樣的惡魔,互相爭奪領地,強者可以支配一切,弱者只能苟延殘喘的活著。魔王的所在地,是比地獄更深的冥府,黑與白的領地。
    原界就是人界,凡人的聚集地,沒有魔神,是個平淡無奇的地方,稍微有能力的凡人,可以與神對話,凡人稱之為神諭。
    神使為神的使者,也被稱為天使,天空的使者,共同點就是背上都有一雙純白的羽翼。
    在藤區裡,某一棟房屋乾淨整潔的房間,有一張空蕩蕩的床舖,而床邊只有一個乾淨到不行的書桌,上頭擺了一個架子,有一本本厚重的書籍整齊排列著。
    而這個東西少到一個詭異的房間裡,有一個不起眼的暗門,門的後面是一條通往地下的樓梯,踏上第一層階梯時,牆壁就會自動發出鵝黃色的光芒,一直到樓梯的盡頭。
    到達樓梯最底層時,會有一扇木門,推開之後映入眼簾的是與天使完全扯不上邊的牢房,另一邊則是一張辦公桌。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牢房裡有位面貌清秀的黑髮少年正雙手抓著牢房冷冰冰的杆子,拼命的對著外面叫喊,如果忽視少年背後專屬於惡魔標誌的黑色蝙蝠翅膀,與頭上那對墨藍色的尖角,真的很像被軟禁未成年孩童。
    「吵死了!再不閉嘴我就把你吊起來!」暴躁的聲音從牢籠外傳來,原本趴在辦公桌上休息的天使擡起頭來,板著臉冷瞪被關住的小惡魔,銀色摻紅的長髮束在後頭,臉上憤怒的表情說他像魔鬼也不超過。
    小惡魔頓時禁了聲,從小到大大家都告訴他天使是善良、單純的,不會胡亂發脾氣,他認識的天使各個都是面帶和善的,可是在他面前的漂亮天使,發飆起來卻是比自家姊姊還要恐怖一萬倍!
    他不懂,他只是偷跑上來想找安因玩的,但是為什麼在房間的不是安因,而是比他更像惡魔的一撮紅天使!
    明明是靠著專用移動陣上來的,明明是乖乖的在房間等安因回來,明明是想倒杯茶給工作回來的安因,明明是聽到開門聲興高采烈的端著茶水去應門,哪知道看到的卻是漂亮的陌生人 ,而且那個陌生人穿著黑袍,跟安因一樣是高階神使 ,一時看的入神,一不小心就跌倒了,又哪知道原本拿在手上的茶杯,居然掉在那個陌生人的頭上,明明都是意外……
    到底是誰說天使都很善良的!他根本就是魔王的化身!居然把我丟進這個牢房裡,還威脅我再不閉嘴就要把我吊起來……
    褚冥漾想到這裡便委屈的抿著嘴,放棄叫喊免得暴躁天使真的把自己吊起來,默默的縮到角落,把臉埋在膝蓋之間,小聲的啜泣著,楚楚可憐的模樣讓人想撲上去蹭個幾下再好好安慰。
    注意到小惡魔不再吵鬧,一撮紅天使冰炎,捏了捏眉心,往木門離去,離開了密室,留褚冥漾一個惡魔在這裡,讓他更加自暴自棄的趴在冷冰冰的地板上,久而久之便禁不起疲憊,靜靜的睡著了。
    在冰炎回到密室時,看見被自己強制丟進牢房懲罰的某惡魔居然趴在地板上睡著了,牢房有著高級祝福的加持,會讓一些惡魔無法使用能力,也會讓他們覺得難受不適,但眼前的惡魔似乎沒感覺似的,睡的這麼安穩,想必來頭肯定不小。
   掏出一把銀白色的鑰匙,冰炎解開了牢房上的大鎖,一步一步的走向熟睡的褚冥漾,伸手將他輕輕抱起,上了樓,回到貧瘠的房間,把他放在床舖上,替他蓋上了棉被。
    其實他沒有不喜歡惡魔,甚至在守界那邊有他熟識的朋友,只是跟褚冥漾的第一次接觸就讓他覺得這傢夥太無知、太欠揍了!一個惡魔跑來天使的家中閒晃,聽到門聲就跑出來,要是被反惡魔的天使發現了怎麼辦!?
    冰炎雖然也很氣他把剛泡好的熱茶潑在他身上,但更令他火大的是褚冥漾根本是株溫室裡的花朵,完全不知道棘界對他來說有多危險,沒見過世面的小鬼!
    安因是冰炎的老師兼同事,他多少有聽安因提起褚冥漾的事情,綜合安因的說法,來找安因玩的小惡魔是億年難得一見的孩子,沒有惡魔的霸道,卻有天使般的心腸,安因曾經告訴他,或許褚冥漾是神的恩惠,他才是神的使者也說不定。
    默默的在小惡魔身上放了消除氣息的法術,看著對方毫無防備的睡顏,冰炎更加確信在守界生活的褚冥漾是個被大家保護好好的幼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點文好像不該開的.......
每次都有短篇變成長篇的FU
計畫總是跟不上變化ଘ(੭T▽T)੭
 
溟澈ଘ(੭ˊ▽ˋ)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