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彷彿靜止了,只剩規律的鼻息聲微微的起伏,安靜的不可思議的房間,床上有著兩抹身影靠在一起睡覺,小惡魔長長的睫毛抽動著,睜開迷濛的眼睛眨呀眨的看清眼前的事物,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銀白帶點焰紅,褚冥漾困惑的睜大眼睛,發現眼前多出了一張精緻的面容,嚇的摔下床去,“咚”的一聲,吵醒了床上熟睡的天使。

    「為甚麼你會在我的床上!?」褚冥漾坐在地上一臉驚恐的質問著冰炎,烏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要是這時被自己的姊姊看到的話,一定會被她狠狠的丟進冥府裡,放自己一個人自生自滅。

    「……」冰炎昏昏沉沉的坐起身,呆愣了一會兒才漸漸清醒過來,瞇起眼睛,冷看著狼狽摔在地上的小惡魔,「這是我的床。」

    「為甚麼你的床會在我房間!?」褚冥漾表情更加驚恐的尖叫著,內心更是幾百萬個孟克同時演奏吶喊交響曲。

    冰炎似乎聽到理智線即將斷裂的聲音,被比鬧鐘還有效的高分貝吵醒,還要跟一個笨蛋講話,青筋正若隱若現的跳動,「這是我家。」

    褚冥漾瞬間噤聲,愣愣的望著冰炎,運轉腦袋理解方才冰炎說的話,過了一會兒,他的臉由青轉白,再由白轉紅,以海豚音驚恐的尖叫:「為為為為甚麼我會在你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冰炎不耐煩的抓起頭上的光環,當成飛盤往褚冥漾的腦袋射去,“吭”的一聲,正中紅心,尖銳的慘叫聲變成了可憐的哀嚎聲。

    「嗚嗚……你把我帶來這邊做甚麼?」摀著發疼的腦袋,還坐在地上的褚冥漾,可憐巴巴的望著冰炎。

    床上的天使用著鄙視的目光居高臨下的看著在地上哀嚎的惡魔,「你是白癡嗎。」

    肯定句。

    「我才不是!」

    「你怎麼上來的?」

    「……移動陣。」

    「安因弄的?」

    「嗯。」

    「安因沒跟你說不可以離開房間嗎?」

    「這個……」

    面對天使接二連三的問題,惡魔老老實實的回答,但或許是黑袍的壓迫感,讓他回答的時候有點緊張。

    「回答我。」

    「是的!我不該亂跑亂動亂走的,請你原諒我!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非常非常非常抱歉!」褚冥漾嚇的差點下跪道歉,面對安因以外的天使這還是第一次。

    而且還是這麽暴躁的天使……

    「你叫什麽名字?」雖然冰炎認為眼前的惡魔十之八九就是安因口中的褚冥漾,但基於禮貌,他還是問了。

    「褚、褚冥漾。」

    果然沒錯。

    接下來要怎麼處理眼前的麻煩讓冰炎毫無頭緒。

    「請問……」褚冥漾怯生生的擡頭就撞進了冰炎的赤瞳裡,嘴巴一張一闔的,剛到嘴邊的話卻說不出口,像是忘了怎麼說話似的,所有的思緒開始恍惚了起來。

    冰炎遲遲等不到對方的下文,原本想開口催促,但看見褚冥漾那清澈的墨瞳裡,只倒映著自己的身影,就有種說不出情感,有點……高興?

    褚冥漾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剛剛不知道恍神到哪去了,便覺得自己的危機意識令人哀傷,才開口把方才的話講完。

    「那個、名字……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颯彌亞。」

    冰炎愣了一下,當他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已經把幾乎沒人知道的真名告訴了褚冥漾,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連自己都有些錯愕。

    颯彌亞……好特別的名字,而且好難記喔……糟糕,要是哪天突然忘記的話不就慘了!

    褚冥漾默默打了一個寒顫,小聲的重複念了幾次颯彌亞,希望能夠好好記住,不要忘了。

    冰炎正苦惱著自己的意外舉動,沒注意到褚冥漾內心的糾結,或許最近真的是把自己搞的太累,今天才會有點反常。

    「那個,颯彌亞……」褚冥漾試著叫了對方一聲。

    「亞就可以了,褚。」冰炎脫口而出的話又讓自己錯愕萬分,接二連三的反常讓冰炎覺得自己可能是真的累了。

    「喔……亞,安因呢?」遲遲沒看到最想見的安因,讓褚冥漾有點不安。

    「他今天比較忙,不會回來。」冰炎淡淡的回答,看到褚冥漾的表情漸漸變得失望,心中有種莫名的苦澀與酸意。

    好像真的累了……

    默默的倒回床上,拉上了被子,冰炎決定繼續補眠,剩下的事情等睡醒之後再來處理也不遲,他是這麼想的。

    「咦?亞?亞亞亞亞亞亞亞!不要睡啊!不要放生我呀呀呀呀呀!」發現床上的天使一語不發的倒頭就睡,褚冥漾心急了,這裡可不是安因的屋子,是完完全全陌生的地方,要是再隨便亂跑亂走亂動的話,爆走天使可能就不只是把褚冥漾他自己關起來那麼簡單了,可是要在這邊等到天使醒過來又不知道要等多久,這樣這段時間會很無聊的啊!

    拼命的在床邊又蹦又跳、又喊又叫的想把天使叫醒,褚冥漾忽然覺得有股冰冷的視線掃了過來,而那充滿殺氣的視線便是床上的天使毫不留情的投射出的,本身的屬性相剋,程度也是差了一大截,眼前的天使可說是瞬間就可以將自己秒殺,褚冥漾想到這,便安靜了下來,沉默的坐到一旁去。

    冰炎其實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最近的睡眠頗為不足,煩躁感增加了不少,才會無意間露出兇狠的眼神,看到惡魔的目光逐漸黯淡下來,冰炎有些自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身體彷彿有自我意識一般,自動的將坐在地上的褚冥漾撈上了床,當成抱枕一樣,自顧自的抱在懷裡。

    「咦咦咦咦咦咦咦!?」褚冥漾被冰炎的舉動嚇到了,他反射性的掙扎卻怎麼樣都掙不開那強而有力的臂膀,只能眨著眼睛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

    「睡覺。」冰炎只回了他兩個字,便調了個舒適的角度抱著褚冥漾入睡。

    褚冥漾嘴角一抽,抱怨自己的人權是否已經屍骨無存了,打不過對方只能乖乖順從,況且惡魔在棘界活動本來就比守界吃力許多,敵不過疲勞與睡意,褚冥漾靜靜的沉入夢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