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這麽高興運動會的分組,分的太好了!能夠跟他同一組是我作夢都沒想到的事,太幸運了!分組萬歲!

    當我看到他的第一個想法,就只能用傾城傾國閉月羞花沉魚落雁花容月貌花見花開來形容他了,雖然用這些成語來形容一個少年詭異了點,但他清純可愛的模樣,就不禁讓人想百般地呵護。

    散發在他身邊天真又單純的氣質,顯得他更加迷人,他的一舉一動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他那潤紅的唇瓣,讓我好想上前堵住,靈動的大眼,有如星空一般的璀璨,烏黑的短髮,讓人想將臉埋在裡頭盡情的吸收髮香,希望能得到他的味道,希望能獲得他的全部!

    勾魂的雙眼,是夜色的結晶,充滿著難得一見的單純,吹彈可破的肌膚,有著嬰兒般的潤澤,好想了解他的全部,我想要他在我身邊!

    為什麼現在跟他說話的人不是我?我多麼希望在他夜色的眸子裡,只有我的存在,希望在他的世界裡,只容的下我一個人。

    想聽聽他的聲音,一句就好,像這樣的少年,聲音應該也像水一般清澈吧!只要能跟他對話一次,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四周彷彿被他溫和如水的氣息包覆著,跟他接觸過的人,就像染上他的氣息一般,再也找不到這麼惹人憐惜的少年了,我好想好好的保護他,不想讓他受到任何一丁點的傷害。

    「你們哪一位要先當第一棒?」其中一個工作人員走到隊伍前面,拿出了一個接力球「接力球只要碰過之後,同一個人就不能再碰第二次,只要同一人摸了第二次,隊伍就馬上會失去比賽資格。」

  工作人員簡略的這樣告訴我們。

  「先給我吧。」我自告奮勇的接過了接力球,希望這樣能讓他注意到我,我轉身面對隊友,很高興的發現他那雙夜色的眼眸正專注的看著我,「等等開始障礙賽之後如果有敵人靠近,二話不說馬上解決掉,不然被解決掉的就是我們自己了。」

  幾個同組的人馬上發出很有氣勢的吆喝聲。

  「拿出自己的幻武兵器。開戰了!」我抽出了自己的幻武兵器變化成軍刀大聲說著,視線依舊停留在黑髮少年的身上。

  「開戰了!」

  下一秒,各種幻武兵器同時出現,但他好像還沒進入狀況,愣愣的看著各個隊友拿出兵器,自己卻沒有動作。

  「C部的學弟。」 我拿著接力球慢慢的向他走近,面帶微笑的看著他,而他的氣息逐漸包圍了我,清爽柔和的水。

    「你好,我是三年C部的狩人,席雷.阿斯利安。我聽說過很多關於你的事情,本來想好好認識你的,不過一直都沒有機會,你好像很少在學校社交場合出現。」我伸出手,而他則是慌亂的伸手回握。

「呃……不好意思。」他怯怯的回答,好像想到了什麼,偏頭思考了一會兒,小小聲的提問,「你是戴洛先生的……?」

  「小弟。」我爽朗的笑著,想表現好的一面讓他留下好印象,「黑袍的戴洛是我的兄長,而我是紫袍的阿斯利安,我也聽過戴洛講你的事情,在學院宿舍結界內真的發生不得了的事情,當時我在穩固紫館的結界沒有及時趕到,真是可惜。」 真希望當時我能夠丟下我的工作來找你。

  「對了,狩人是怎樣的種族?」他每次提出的問題都讓我想解釋三天三夜以上,可是不行,這樣或許會讓他覺得我很煩。

  我微笑著向他解釋:「狩人一族是自大地出生的,介於妖精族與精靈族之間,是自由的民族,守護著荒野之地與旅人,隨著風和雲旅行。有時間我可以帶你到荒野拜訪狩人一族,相信大家一定都很歡迎訪客的。」

  伸出手,我在他耳邊晃了一下,他整個人放鬆下來了:「這是引導徬徨旅人的聲音,在荒野當中可以繼續前行。」我輕輕的笑著,然後收回了手:「不管是人類或者其他種族都同樣,無時無刻在時間的潮流中選擇路線,我僅代表狩人引導你眼前方向,祝你能走到光明的歸途上。」

他看著我,感激的向我鞠躬,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卻意外的看見他另一種表情,時間彷彿停滯了,他的笑容好像持續了很久,不斷的在我腦中重複播放。

  我伸手拍拍他的頭,有股衝動想將他擁入懷中,但是我忍住了,要是真的這麽做,一切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漾漾、阿利。」米可蕥跑了過來,把我拉回了現實。接著,她興奮的指著天空,「開始了喔!」

  下一秒,天空被打上了一個巨大的火花,接著炸出了無數彩色炫目的煙火。在觀眾們驚訝歡呼的聲音之中,露西雅的聲音劃破了那片喧囂,『接力障礙賽,正式開始!』

 

    等到運動會結束後、白組贏得了勝利,我一定會再去找你的,你是我這一生最想愛護的人,請容許我追求你,這是我唯一的請求。

    希望能和你共度未來。

    我一定會將勝利獻給你的,褚冥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