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天起,我跟阿斯利安除了見面會問好以外,其他時間都沒有好好的聊過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意的?我不知道。

    我開始注意他的一舉一動,在路上碰到他時,變得不敢直視他的眼睛,但是他棕色的眼眸,卻是毫不掩飾熱情的注視著我,發現對方的眼裡就只有我自己的倒影時,就令我害不已。

    究竟是為什麼呢?我不懂……

    「漾漾?漾漾!」

    「蛤?什麼?」我從煩惱當中回過神來,發現喵喵一臉不悅雙手插腰的看著我,嘟著嘴,像在責怪我一樣。

    「漾漾剛剛都沒在聽!喵喵是說,畢業舞會那天,喵喵幫你準備衣服好不好?」喵喵雙手抱著蘇亞,躍躍欲試的看著我,還用著“你不答應就要你好看”的笑容威脅我……

    「好、好啊……麻煩妳了。」我乾笑著回答,深怕拒絕她的話,她會毫不猶豫的把手上的貓王丟過來咬我,我甚至可以看到貓王潔白的牙齒閃著亮光……

    「那我先走啦!漾漾、千冬歲,明天見囉!我會做超級適合你們的衣服,好好期待吧!」喵喵帶著燦爛的笑容,把蘇亞丟出窗外,自己也跟著往外跳,離開了教室。

    喵喵怎麼突然這麽有幹勁啊……而且她剛剛好像說你們……?

    「千冬歲,喵喵也要幫你做衣服嗎?」望著還在一旁目送喵喵的千冬歲,我不解的詢問。

    「沒錯,雖然不懂她為什麼那麼堅持,但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希望是我多心了……」千冬歲拿下臉上遮住他大半張臉的黑框眼鏡,輕輕的用眼鏡布慢慢擦拭著。

    千冬歲這麼一說,我的心也開始不安起來,喵喵她應該不會做奇怪的東西吧……拜託千萬不要來什麼布偶裝啊啊啊啊啊啊!

    「漾漾,你剛剛在想什麼?」千冬歲戴回了眼鏡,一個甩手,原本在手上的眼鏡布神奇的消失了。接著,雙手環抱著胸,斜靠在牆上。

    「啊?」剛剛?難道是在說布偶裝嗎?那只是想想的啊……

    「剛剛喵喵在跟你講話的時候你恍神了,那時候你在想什麼?想那麼認真。」

    喔喔,原來是那個啊……

    「嗯……上次的慶祝會,阿利學長他跟我說他喜歡我,所以我最近這陣子,都一直在想這件事。」我搔了搔頭,把上次在餐廳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千冬歲,或許他能幫我想辦法也說不定。

    「漾漾你喜歡阿利學長嗎?」

    「我……」喜歡嗎……?我喜歡阿利學長嗎……?我還是搞不懂喜歡是什麼感覺……「我不知道……」

    千冬歲盯著我半晌,似乎對這個答案不是很滿意,但好像早就知道我會這麽回答似的,「你這陣子看到阿利學長有什麼感覺嗎?」

    「只會打招呼,不敢看他的眼睛,覺得他好像一直看著我,還有有時候會突然想到高一運動會的時候……」說到這時,我的嘴角似乎不自覺的上揚了,心情也變得愉悅許多。

    初次見面是在運動會那一天啊……

    沒想到這麽快就要畢業了,時間過的真快。

    當初誤打誤撞的進了學院,還以為自己會葬身在這裡,沒想到到了現在,我還活的好好的。

    「漾漾還不懂嗎?」千冬歲又問了我一次,推了推眼鏡,在鏡片底下的黑色眼珠盯著我瞧,讓我直冒冷汗。

    我搖了搖頭,露出茫然的表情。

    的確,我什麼都不了解,我不了解阿斯利安,他對我的感覺或許只是他的錯覺,我沒那資格和他在一起,一定會有更多人來找碴,我是個麻煩。

    「試著去了解吧,要多相信自己一點,我會站在你這邊的,而且這種事情,還是自私一點比較好。」千冬歲拍拍我的肩,像在鼓勵我一般。

    「我還有任務,先走了。」向我揮了揮手,千冬歲佈下了移動陣,離開了教室。

    我的感覺,弄不清楚,我的答案,還找不到,要怎麼回答他?千冬歲說要自私一點,是嗎……?但,這麽做真的好嗎?

    米納斯……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主人,這米納斯幫不了你,只能靠主人你自己的感覺,不要懷疑你的感覺,不要害怕做決定,米納斯一定會支持主人的。”

    米納斯清澈的聲音飄響在我的腦海裡,每一次都是她的聲音在指導我,雖然我是個沒用的主人,成天惹事……

    好像沒有那麼煩惱了,要相信自己的感覺。

    米納斯,謝謝妳了。

 

        h

 

    畢業晚會再過一個小時就要開始,喵喵傳簡訊要我在房間等她,都過了二十分鐘了,怎麼還不來啊……

    聽說阿斯利安也會去舞會呢,到時候看到他會不會緊張的說不出來啊……不行,我要加油,還有米納斯陪我。

    「漾漾!」聽到熟悉的聲音,我反射性的轉頭,一轉頭我就後悔了,看到喵喵一臉興奮的破門而入,不祥的預感瞬間爬滿了全身。

    她手上提了一個藍色的紙袋,身上穿著月牙色的洋裝,外層還配上一件草綠色的小外套,腰部有著淡綠色的緞帶繫成一個蝴蝶結,就連腳上也是同色系的娃娃鞋,平常的雙馬尾放了下,夾上貓咪造型的髮夾。

    喵喵抽出她手上袋子裡的衣服,直接塞過來給我,「漾漾快點換上這件吧!」接著,用力把我推進了廁所,關上了門,讓我與鏡中的自己互望……

    喵喵塞給我的衣服靜靜的躺在我的手上,摸起來感覺很舒服,質料好像很高級,但重量比想像中的輕,如果我換太久喵喵會不會等得不耐煩衝進來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