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午後、規律的鼻息、床上的兩人,像是抱枕般的惡魔以及抱著其惡魔的天使。

    寧靜的、安祥的,照理來說互為凡人思想中的敵隊存在,卻能夠心平氣和的抱在一起睡覺,可說是世界第九大奇景也不違過……對凡人來說。

    但這在棘界並不常發生,守界亦是如此,兩種屬性完全相剋的兩個人抱在一起睡覺怎麼可能會沒影響!怎麼可能會不難受!成何體統!?

    但床上的兩人看來一點也感覺不到難受,反而祥和得不可思議,凡人看到或許會嚇得目瞪口呆吧!

    雖然天使長相帥,惡魔面容天真爛漫兼可愛,會讓人想好好欣賞一番,再拍個幾張照,留個紀念……但可能在拍照之前就會被某天使毫不留情地踹下棘界。

    這時,門外傳來輕微的敲門聲,房門的門把慢慢轉動著,沒有上鎖的門就被人從外面輕輕的推開,綠色長髮的少女抱著一疊幾乎比她人還要高的資料,小心翼翼的搬進冰炎的房間,床上的一天使一惡魔毫無知覺。

    后將資料整齊的擺放在桌上,滿意的雙手插腰,輕笑了一聲,隨後看到一旁床上的兩人,碧色的眼眸瞪得極大,驚慌的退後兩步,原本紅潤的臉龐變得毫無血色,蒼白的可怕。

    后最害怕、厭惡、憎恨、並且害她與兄弟陷入不幸的惡魔,就出現在她的面前,她張嘴想叫喊,卻發現自己發不出任何聲音,慘痛的記憶瞬間擾亂所有思緒,而自己只能慌亂的奪門而出。

    不到十秒鍾的時間,幾百年不曾響過的三級警報聲響徹在棘界的天空,許多神使紛紛停下手邊的工作,向外頭的天空看去,雖然大家都知道並不會有廣播者的畫面跑出來,出現的只會是聲音。

    “注意,藤區出現惡魔。”

    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便驚醒了熟睡的冰炎,他運轉還未完全清醒的大腦,粗魯的把自己方才當成抱枕的惡魔搖醒。

    「褚,醒來。」掐著褚冥漾不停的來回搖動,冰炎壓下甩巴掌叫人的衝動,以他自己認為最溫和的辦法叫醒小惡魔。

    「嗚……我醒了……別搖了……亞……再搖下去就快吐了……」褚冥漾難過的呻吟著,睜開茫然的雙眼,瞧見掐著自己的兇手面帶緊張,疑惑的開口問道:「亞,怎麼了嗎?」

    「你躲起來,隱去氣息,不要被其他人發現。」冰炎不等褚冥漾回應,一把拎起對方的領子,扔進一旁的衣櫃裡,再下個隱息咒,便聽到外頭傳來熟悉的叫喊聲。

    「冰炎,有線民通報你私藏惡魔,我們要進去搜查,請配合。」清脆的女聲頓了頓,爾後她以開玩笑的語氣調皮似的補上了一句:「不開門就要你好看喔!」

    冰炎粗魯的拉開房門,不意外站在房外把玩著手中水色扇子私闖民宅的“客人”是無殿中的三大神之一,扇天神、扇大人!

    甩開扇子,掩著嘴角勾起的笑容,穿著白底藍色蝴蝶花紋和服的少女,年紀以原界的觀點來說大約是二十歲左右,和服的拖襬著地,藍色的長髮隨意披在肩後,眼裡充滿毫無掩飾的笑意,看好戲似的盯著冰炎猛瞧。

    「老太婆,妳來幹嘛?」冰炎完完全全不把眼前的神當神看,沒用敬稱跟敬語,用不符合的扇外表年齡的稱呼,毫無禮貌可言的問道。

    「臭小子,你說呢?」扇收起了扇子,藍色的眼眸有意無意的看向冰炎身後的房間,墊起腳尖湊近冰炎的耳邊,「雖然我可以不用管,可是有味道喔!」

    冰炎輕輕的蹙起眉頭,沒有答話。

    「他們應該快到了,你自己小心一點囉~」扇熟練的甩開手中水色的紙扇,拋了一個媚眼給冰炎,眨眼之間便消失在原地。

    扇才剛走,大門外就傳來敲門聲,冰炎關上房間的門,緩步朝著玄關走去,轉開門把向內拉開,看見門外的人影,輕挑了眉。

    「臣,何事?」斜靠在門框上,冰炎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問著眼前想也知道是來找惡魔的管理員。

    「你應該也有聽到警報,我是來搜查的。」臣沒有絲毫的廢話,直接了當地告訴冰炎來此的目的,沒有因為自身身高較為矮小而失了氣勢。

    「所以你是認為我這有惡魔囉?」冰炎以身高優勢居高臨下地看著臣,面對眼前的管理員,他絲毫沒有讓路的意思,從頭到尾除了挑眉以外,一直維持著相同的表情,沒有一絲的破綻。

    「不想讓我進去?那你是默認裡頭有惡魔囉?」臣對於冰炎的態度早就司空見慣,在這個棘界裡能讓他用禮貌的態度敬老尊賢的大概只有賽塔跟安因吧!

    「隨便你,搜完之後就快點離開,不要打擾我工作。」冰炎煩躁地轉身,銀白帶點焰紅的馬尾在空中甩出一個漂亮的弧度,不耐煩地往房間走去。

    一定是沒睡飽。這是臣當下的第一個想法。

 

    回到房間的冰炎關上了房門,輕輕地嘆了口氣,眼神不時飄向床邊那不起眼的衣櫃,裡頭除了平常就掛在裡面的襯衫、牛仔褲以及黑袍,還多了一隻來自守界似乎是大有來頭的小惡魔,真搞不懂自己為何要沒事找事做去淌這一灘渾水,當初要是毫不猶豫地直接把惡魔丟進傳送陣就不用搞到神跟管理員都來他家拜訪了。

    坐到疊著一堆資料的書桌前,冰炎單手托著精緻的臉龐,一邊翻看堆積如山的資料,一邊祈禱臣快點離開,好把褚冥漾送回家去。

    節奏般的敲門聲規律地傳來,在門外的臣似乎是繞完了屋子一圈,連超沒存在感的暗室也去晃過幾次,便毫無收穫地走到冰炎的臥室外頭,在木製的實心門上輕敲了三下。

    「門沒鎖。」冰炎聽到後頭傳來的敲門聲,頭也不回地說道,讓對方自行進來。

    臣也沒有多說什麼,自動地旋開門把,巡視房內一圈,最後將視線停在床邊的素色衣櫃,邁開腳步,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

    房內很安靜,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有冰炎翻資料的聲音與臣細微的腳步聲,短短的幾步路傳來規律的腳步聲讓冰炎第一次體會到連自己的心臟聲都聽的到的緊張感,怦怦怦的猛烈地衝撞自己的胸膛。

    臣還沒有打開衣櫃,衣櫃的門就被人從裡面推開,墨藍色的身影像斷了線的人偶般摔了出來,之前還很朝氣的尾巴沒了生氣地垂在一旁,一直戴在頭頂上的帽子落在了地上,原本在左手腕上的銀環,逐漸被染成漆黑的色澤。

    冰炎原本緊張地狂跳的心臟在目睹褚冥漾失去意識地倒在地上後狠狠地漏跳一拍,像是有東西緊緊掐住自己的脖子不放,難以呼吸。

 

    衣櫃裡還有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WT40的新刊翼心翼意喔wwwwwww

試閱放到這ˊˇˋ

預購單傳送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Nu8oVrg5V4TTtu2yXhAZ1If1sq-a7sRGisV9AXzt0uc/viewform


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溟澈ଘ(੭ˊ▽ˋ)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煢羽
  • CWT40 好想去啊啊啊QwQ
    請問之後,後續會放上來嗎?
  • 這可能要等到本本全部賣完 我考上了大學之後才能再放(ㄍ
    然後番外我不會放上來這樣ˊˇˋ

    溟澈 於 2015/07/12 20:17 回覆

  • 煢羽
  • 那請問溟澈什麼時候考上大學ww(##
    所以沒有番外篇的意思嘛……好吧^_^
  • .....這問題真戳心
    好像內傷了(#
    唉呀~甚麼時候考上大學問這個太商感情了哈哈w
    個人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跑去考指考QQ

    溟澈 於 2015/07/21 00: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