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輕輕的把老頭公從手腕上拆下來,凝視了幾秒後放進了書包,再把泉送我的手環套上,也把米納斯放進手環裡。
沒想到放的進去,這樣應該不會被發現吧,真不知道這樣可以撐多久…還是先不要想太多的好。
「泉,我好了,妳呢?」戴上父王給我的淡藍色半罩式面具、背上側背包,我站在門口喊道。
「漩,妳覺得要不要住宿?」泉停下整理書包的動作,抬起頭疑惑的望著我。
「妳想住學校宿舍?」我微微皺著眉頭,不過被面具擋著,泉她應該不可能注意的到。
「是啊!我想住那看看,可以嗎?」似乎是為了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她轉回頭去,繼續整理書包。
「我是無所謂,妳去住我也會去住。」我理所當然的回答她。
「嗯,那走吧!」語畢,她戴上雪白色的半罩式面具、提起書包掛在肩上,順手佈下移動陣。
眨眼間Atlantis學院的大門就映入了我們的眼中。
看樣子都沒甚麼改變啊,就跟離開前一模一樣…
「你們來了啊。」溫柔的聲音從一旁傳來,非常耳熟。
這聲音是……夏碎學長?
「我是妳的代導人,妳是海泉對吧?我叫藥師寺夏碎。」夏碎學長很有禮貌的向泉做了簡短的自我介紹,並伸出手。
「你好,我是海泉,今後也請多多指教。」泉勾起微笑,伸手回握。
诶?那我勒…?
「請問,我有代導人嗎?」我假裝鎮定的問著他。
海漩,冷靜!就算他現在轉頭盯著妳看,不能突然跑走,也不能露出任何一點異常,所以給我冷靜!然後,保持微笑。
感覺過了很久(但或許是我的心理作用…),夏碎學長開口說:「有,但是他現在沒空,所以沒來,等等去班上應該能看到他。」
「吶,他的名字是?」我忍著顫抖的身子,試著鎮定下來。
有種不安的感覺從心底湧現,我想壓抑它,它卻像是不聽我的使喚一般,拼命的抵抗我。
這種不安的感覺好討厭…到底怎麼了?
夏碎學長接下來所說的話證明了我的不安。
「冰炎。」
甚麼!?
夏碎學長的話,像是一顆炸彈一樣,我的心瞬間涼了一大半,面具下的我瞪大了雙眼,但沒人看到。
嘴唇顫抖著,我想冷靜,卻怎麼樣都沒辦法靜下心來,抿著下唇,沒發覺我的後背早已被冷汗浸濕。
「漩…?」泉向我投來詢問的眼光,看她的語氣,似乎發現我的異常。
「沒事…」扯開一個笑容,要她不要擔心,但從嘴裡流露出來的虛弱,卻讓她抿著下唇。
「海漩……」夏碎學長似乎想對我說些甚麼,就被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
「小泉、小漩,你們怎麼不說一聲就來了,都不來叫我,我在家裡等了好久好久,害我以為你們還在睡覺…」崔頓從華麗的移動陣裡出現,一臉不滿的抱怨著。
「我以為哥會自己先來啊…」泉委屈的說著。
聽著泉語中露出的委屈,崔頓不禁慌張了起來,「呃…算了,現在先不要說這些,這位是?」不打算繼續追究下去,把問題移至夏碎學長那。
「他是我的代導人,藥師寺夏碎。」泉恢復她原來那種甜甜的語氣,替夏碎學長做了個簡短的介紹。
「你好,我是海泉的哥哥,崔頓,今後還請你多多照顧她。」崔頓恭敬的彎下腰鞠躬說道。
「請不要這麼拘束,我是藥師寺夏碎,今後才要請你多多指教。」夏碎學長無奈的笑了笑,微微欠身。
「崔頓,你有代導人嗎?」我東看西看著,在這裡除了我們之外我沒看到其他人。
「有啊!他叫我來這邊等,可能還沒來吧。」崔頓說完,也跟著左看右看,四處一樣沒有其他人。
「要繼續等嗎?還是我先帶你們進教室?」夏碎學長提出建議。
「我想,我再繼續等等看好了…啊!應該是他來了。」崔頓突然指向一旁冒出來的移動陣。
當移動陣的光芒消失後,我看清楚了那個人,他一樣是個紫袍,棕色的馬尾垂在後頭,他是──阿利學長。
差點因習慣喊出阿利學長,我連忙閉嘴,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發現。
「抱歉,讓你久等了,你就是崔頓吧!」阿利學長露出帶著歉意的笑容,向崔頓說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