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夜釣小卷一定是在釣小卷嗎?

#高中生設定
#藤四郎兄弟出沒
#文短
#崩角注意

 

-----以下正文-----

 

    "月下仙鶴將群組名稱更改為「千呼萬喚屎粗乃 ψ(`∇´)ψ 」"

    月下仙鶴:我們在畢業前出去玩好不? ヾ(*´∀`*)ノ
    白鶴的月:甚好甚好,鶴想去哪我就去哪 (´▽`)
    光忠老媽:我都可以喔!GZ醬覺得呢?
    大GZ:......隨便。
    藤四郎是我的弟弟們:鶴丸,可以帶弟弟們去嗎?我捨不得自己出去玩放他們在家 (´;ω;`)
    月下仙鶴:可以的,人多好玩嘛! (*≧∇≦*)
    光忠老媽:那要去哪?
    月下仙鶴:晚上七點學校門口見,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哈哈哈xD

    ***

    光忠傻傻地被鶴丸推上漁船十幾分鐘後,拿著釣竿輕甩了兩下,「所以說約這麼晚是為了夜釣囉?」
    「嘿嘿嘿,有沒有嚇一跳啊?我早就想來試試看了!」鶴丸把玩著手中的釣竿,打量起掛在上頭的假餌,「我要釣一堆小卷當宵夜!」

    漁船在海上上下起伏的晃著,五個高中生和一群小學生坐在船邊垂釣小卷。
    「欸?欸欸欸欸欸?哥哥......釣竿、有東西在拉釣竿......」五虎退顫抖地握著釣竿的雙手,當下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找自己的大哥一期求助。
    「五虎退你不要緊張,把線轉回來就好了,不用怕。」
    「可 、可是......」
    「慢慢收線,你可以的。」
    「......」
    「怎麼樣?拉上來了嗎?」
    「哥哥......T^T」
    「......我馬上過去,撐著。」
    一期放下手中的釣竿,走到船的另一端拯救弟弟。
    「哥 、哥哥,我也中了!幫我幫我!」
    「一期哥~」
    「兄長大人我我我中了!」
    「哥哥救命!」
    「哥哥我要被拖下去了啊啊啊!」
    其他藤四郎各個都發出求救訊號呼叫一期,雖然一期很感動自己被弟弟們深深需要著,但他不會分身術啊!
    「等我一下......」
    「呀!一期你的釣竿中囉!」鶴丸提醒了聲。
    「......(ˊ;ω;ˋ)」
    看著四處亂跑的一期忙的暈頭轉向,其他高中生依舊悠閒地顧著自己的釣竿。
    「為什麼我都沒釣到呢?」鶴丸向右倒在坐在自己隔壁的三日月身上,看著陸續釣到小卷的孩子們,心中滿滿的羨慕嫉妒恨。
    「哈哈哈,鶴要有耐心喔!」同樣身為"槓龜"組的三日月笑呵呵地用單手甩了甩毫無動靜的釣竿,另一手則是若無其事地環住鶴丸的腰。
    「三日月,船上有孩童,禁止兒童不宜的事情發生。」鶴丸戳了戳放在自己腰上的鹹豬手,警告三日月別再吃他豆腐了!
    「甚好甚好。」三日月發出意義不明的感嘆聲,收緊了環在鶴丸腰上的手臂,完全把對方方才的警告當成了耳邊風,還有意無意地用手指輕碰他的敏感處,讓鶴丸差點摔了手中的釣竿。
    鶴丸瞪了三日月一眼,恨不得戳瞎對方那雙充滿笑意的眼睛,無奈他自己最迷戀的便是那彎新月,「要不是有月亮在,你的眼睛早就瞎了。」
    三日月笑了笑,正準備長篇大論讚頌鶴丸眼中的滿月時,釣竿好像被什麼重物拉著。
    放開環在鶴丸腰上左手,三日月慢慢捲回釣魚線,不慌不忙老神在在地樣子,一旁的鶴丸睜著琥珀色的雙眼,興奮的等待獵物被釣上來的那一刻。
    當三日月的釣魚線末端離開水面時,全船安靜了,只剩下海風與海浪交織成的聲響,夜裡安靜的不可思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三日月!我們是來釣小卷的,你釣這個上來又不能吃,哈哈哈哈哈!笑得......笑得肚子好痛啊......」第一個發出聲響的鶴丸,抱著肚子很沒良心地狂笑著,笑到連眼淚都噴出來了。
    全船噴笑。
    三日月默默地把勾在魚鉤上的石頭丟回海裡,轉身面對還在一旁笑得要死要活的鶴丸,伸出細長的手指,輕輕地抹去對方眼角上的淚水,勾起在外人看來都是百般無害的笑容,「鶴丸,再笑下去後果自行負責喔。」
    「哈哈哈嘎......」
    鶴丸的笑聲嘎然停止。
    三日月滿意地看著停止大笑的鶴丸,揉揉對方的白髮,悠閒地轉身繼續垂釣,方才的意外讓他知道釣線不能放太長,以免發生讓人尷尬的事件。
    鶴丸又再次了解到自己對這個外表跟內在年齡成反比狀態的老爺爺沒輒,只能摸摸鼻子舉起釣竿繼續尋找宵夜。
    一陣微風拂過。
    鶴丸非常確定有東西在扯他的釣竿,那一秒,他笑了。
    「哈哈哈!遇見我是你一生中最大的幸運!小的們,今晚的宵夜加菜囉!」鶴丸用最快的速度捲起釣線,將今晚第一隻宵夜拉起,白色的身影離開了水面,在眾人的面前左右搖晃。
    活的,很新鮮。
    「花枝?」
    「是花枝對吧?」
    「應該就是花枝吧。」
    「白的,是花枝。」
    「好像很好吃......」
    「聽說我們是來釣小卷的,對吧俱利醬?」
    「......」
    「光忠啊,我是來釣宵夜的!」
    成功脫離槓龜組的鶴丸,辛災樂禍地拍了拍光忠和大俱利的肩膀,示意他們再加把勁吧,你們總有一天一定能從槓龜組畢業的。
    大俱利想也沒想就拍掉鶴丸的手,繼續顧釣竿。
    光忠笑了笑,放下釣竿丟了一句「我去幫船長處理食材」就提著裝著花枝和小卷的桶子往船內跑。
    「鶴真是厲害,釣上來的東西就是特別不一樣,讓人驚訝。」三日月不著痕跡地挪動身子往鶴丸身邊靠近,就在左手要搭上對方的左肩上時,鶴丸突然站起。
    「時間不早了,五虎退他們還小不能太晚睡,對吧一期?」瞥了一眼三日月停在半空的左手,鶴丸得意地在心裡竊笑,手放乾淨點,真是的。
    一期點點頭,要是耽誤到寶貝弟弟們的睡眠時間害他們沒睡飽的話,他可是會心疼到死的,良好的生活習慣就是要從小培養!

    由於藤四郎兄弟們年紀都還小,一行人決定九點收工閃人回家洗洗睡。

 

總結

藤四郎家族 小卷x37
鶴丸國永 花枝x1
三日月宗近 0
燭台切光忠 0
大俱利伽羅 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說好的冰漾文呢?????QQ不可以食言而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