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天氣很好的星期天,我懶懶的趴在桌上,做最有意義的運動,睡覺。正當以為一切都是美好的時候,冒出個打擾這片寧靜的傢伙……

    「漩││我們去逛街好不好?」泉把她的手,勾在我的脖子上。

    「現在嗎?」我有點懶的出門…

    雖然項鍊會傳達我的心聲給泉,但我發現可以控制,只有想給對方聽的話對方才會聽的到,所以不用擔心想甚麼都會被知道。

 

 

    「不要這樣啦!今天是我生日呢!對了,妳生日是哪天?」她邊說邊把手伸回去,更加過分的整個人直接趴在我身上,無視我額頭上蓄勢待發的青筋。

    「我不太想用以前的生日。」無奈的回答她。

    因為這樣就會想到以前的生活…

    「那就跟我同天吧!八月十九日。反正妳跟我同年紀,應該無所謂吧?」她從我身上跳下來,拉著我的手往門口走去。

    「嗯,就訂今天吧!不過我們要這樣出去?」

    貴族偷溜不是都要偽裝一下嗎?就這樣大剌剌的走出去不怕被追著跑嗎?

    「戴頂帽子就好了啦!不用想我們的身分出去會發生甚麼事。」泉不知從哪拿出一頂藍色的帽子,直接往我頭上壓。

    「好啦!」語畢,我從他手中奪走帽子,重新戴好。

    「走走走。」真拿妳沒辦法。

    「你們要去哪?」門口有個人走了進來,是父王。

    「去逛街啊!今天是我們的生日。」在我旁邊的泉,挽著我的手,笑嘻嘻的回答。

    父王看著我,表情有點古怪,但後來像是了解了甚麼,恢復原本的笑容,「我知道,所以你們記得要早點回來。」

    「好,我知道了!」

 

       

 

    泉帶我來到市區的中心,轉頭問我:「有帶卡吧?」

    「有,我有帶。」我掏出萬用付帳卡給她看。

    來到亞特蘭提斯後,我用新名字辦了一張新卡,避免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很好。那在這分開買禮物,三小時候回來這裡集合。」她看了一下手錶,之後又說:「現在的時間是一點,那四點見囉!」語畢,泉馬上跑走,留我一個人在這掉黑線…

    算了…禮物到底該買甚麼啊……

    我邊走邊想,經過一家霜淇淋專賣店時,向裡面喊道:「老闆,請給我一支巧克力口味的!」

    『妳不是海神的女兒嗎?老闆我請妳吃!』他遞給我霜淇淋,我摸摸鼻子,縮回錢、伸手接過便道:「謝謝老闆!」

    離開冰店後,我在一座噴泉旁坐下,噴泉中央有尊女神雕像,樣子就跟米納斯一模一樣……

    一模一樣!臉與米納斯完全相同,就連下半身的蛇尾也毫無差別。

    天啊…這是甚麼情形?我看…等等問泉好了。

    離開了噴泉,往熱鬧的街區走去,看了看街口上的招牌,“七星街” 三個大字非常顯眼。

    進去逛逛應該找的到適合的禮物。

    我往裡面走,越裡面越熱鬧,眼角的餘光看到一家店,轉過去看,只見木製的招牌上狂草的寫了幾個大字,我看不懂,跟其他店家店家的感覺不太一樣,我說不上來,它很吸引我。

    發覺時,我已經走到店裡。

    『歡迎光臨。』有兩個人從櫃檯走出,看起來應該是夫妻,有點年紀,但是…總覺得很眼熟,好像在哪看過似的,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

    我四處看看,看樣子應該是專賣飾品的店,我在一個手環前停下,銀白色的手環上有水藍色的紋路。

    我看買這個送給泉好了。

    我拿起手環,走去櫃檯結帳,無意間看到櫃檯旁的小籃子,裡面有幾個髮圈,我牢牢注視著其中一個,銀色的髮圈上有著有如火焰一般艷紅的紋路…

 

    很適合他…

 

    想到這,鼻頭一酸,眼淚在眼眶裡不停的打轉。

    不管過了多久,我依舊忘不了他,愛他的心情未曾改變,我不恨他,只是有點氣他罷了…

    克制不了,不想壓抑對他的感情…

   

    「小姐,想哭的話哭出來會好一點。」老闆娘走到我旁邊,將一隻手搭在我的肩上。

    我把頭埋在她的懷裡,忍不住、淚落下,就像關不掉的水龍頭一般,停不下來,也不想停止。

    藏在心中的痛苦,就在今天全部丟棄、放下。

    離開是我的選擇,我不怪任何人,是我的愚昧,害了自己,自以為離開,一切都會有所改變,但我終究忘不了他的身影、笑容、聲音,還有他對我的溫柔…

   

    ……我能奢望再和你重來一次嗎,學長?

   

    「命運,終究無法被改變,若妳想改變,就把握住機會,也可以自己創造機會,成為人生的轉捩點,要懂得將危機化成轉機,妳就能得到妳原本所想的。首先,妳要相信自己。」

    我抬頭,看著老闆娘的微笑,那種慈祥,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了。

    「謝謝。」我擦乾眼淚,對著眼睛施了小法術。

    「我要買這個。」拿出手環跟卡片,遞給她。

    她接過,將手環裝入盒子裡,再用有如海浪般生動的包裝紙包裝。

    她怎麼知道我要送人?我疑惑。

    她將手環、卡片遞還給我,伸手從籃子裡拿出剛剛害我淚流滿面的髮圈,塞進我懷裡。

    『週年慶大放送,謝謝光臨,歡迎再來。』夫婦倆人對我微笑、揮手。

    以某種角度來說他們的默契好到沒話說…

    我點點頭,走出店面,突然想到忘了問店名,回頭一看,那家店已消失不見,我錯愕。

    反正總有一天會再見的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