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你的感冒怎麼還沒好呢?」你坐在床邊,玩弄著床上人兒的頭髮。

    他紅著臉,拉高棉被,將頭埋在被子裡。
    「呵。」你輕笑一聲,將手探進棉被,不安分的上下遊移。

    他身體微微一震,伸手試著反抗,卻被你用單手制止。

    你踢掉床上的被子,壓在他的身上。
    「歲……」你輕喚。

    「嗯……?」他怯怯的抬起頭,而你吻上。
    「!」他瞪大雙眼,看著你。
    你伸出舌頭,撬開他的唇齒,霸佔他的嘴。
    當你放開他時,他用力喘氣,臉紅的跟蘋果有的比,讓你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你開始扒開他的衣服,在他白皙的胸膛上烙上屬於你的印記。
    「夏……夏碎……哥……」他斷斷續續的說著,破碎的聲音在房裡回盪。
    你沒理會他的呼喚,也將自己的衣服退下,從扔在一旁的紫袍拿出一瓶裝有白色液體的小瓶子。
    「歲……要忍耐點喔。」打開瓶子滴幾滴在手上,往對方的後穴探入一指。
    他覺得一涼,不自覺的扭腰,你伸出另一隻手,制住他的腰,又伸入一指進入後穴。
    他開始感到不適,試著掙扎,卻在你的壓制下完全沒用。
    「歲……忍著,等等就好了……」你輕輕的說著,試著安撫他,再度伸入一指,他眼裡有些水霧。
    「歲……」你將手指抽出,分身挺了進去。
    「嘶……」他弓起身,卻被你壓了回去。
    你低下頭,輕咬他的耳垂,指尖輕輕滑過少年身體每個敏感處,惹來少年不少的呻吟聲,你為此心情大好,加快了下面的動作。
    「夏…碎哥…好痛……慢、慢一點……」少年的眼淚開始緩緩滑落,你眼裡閃過一絲不捨,放慢了動作,逝去他眼角上的淚水。
    輕輕搓揉著少年的分身,你吻便他全身上下,吸吮著他的脖子,又留下了屬於你的記號。
    「嗯…啊…嗯啊嗯…啊嗯…」他紅著臉,雙手緊抓著床單,關節有點泛白。
    「啊──」你用力一挺,使少年發出尖叫,抓著床單的雙手握的更緊。
    「歲…我的歲…你是我的……」你騰出一隻手與他十指緊扣,他癱軟著全身,任憑你處置。
    「嗯…」他恍恍惚惚的回答,你緊抱著他,拉上棉被,沉沉睡去。

    你們屬於彼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溟澈 的頭像
溟澈

再藍的海 終究只是天空的倒影

溟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